分类
核心愿景

完成大使命需要什么?

完成大使命需要什么?

– 斯坦·帕克斯 –

耶稣在给门徒最后的指示(太28:18-20)中,为从那时直至今日所有的门徒展开了一个了不起的计划。

我们去,是奉着天上地下所有权柄的拥有者的名。我们去,是领受了圣灵的能力,要去到我们自己的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相邻的“敌国”)直到地极。耶稣呼召我们去到万族万民中去建造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且教导他们遵行祂所教导的。祂会一直与我们同在。

那么,实现大使命我们需要付上什么样的代价?为了更好地领会“剩下的任务”的概念,我们需要借助一些术语比如:“未得的”(或“未及的”)、“未传遍的”(或“鲜闻福音的”、“初触的”)、“未触的”、和“触及程度最低的”

我们经常会交替使用这几个专业用词,但是这样可能很危险,因为如果它们的意思并不都一样,我们在使用这些词时也就不一定表达同样的意思。

“未得的”(也有译作“未及的”)一词最初是在芝加哥举办的宣教学家会议上确定的,那个时候未得之民的概念刚刚开始流行起来。它的定义是:“这样的族群中还没有一个本族本地的可以在本族群内不依赖于跨文化宣教士的帮助而传福音的教会。”

“未传遍的”(有时也译作“鲜闻福音的”)一词一般的用法在《世界基督教百科全书》中定义为:一个用来评估一个族群中有多少人在一生中能够有渠道,至少听到一次福音的数学概念。这是对能听到福音的人数进行的量化。比如说,一个族群中有30%的人“传过了”,意思就是研究人员估计30%的人听过了福音,剩余70%的人还没有(即“未传过的”)。这个客观陈述并不代表本地教会的质量,或者能够自主完成传福音任务的能力。

“未触的”一词是在“完成这工” (Finishing the Task, FTT)的大会上被确立的,它的定义是:一个还不具备植堂策略团队的族群。假若一个有几百万人口的族群, 只要有一个两三个人组成的团队去用植堂计划策略去“触及”,它就属于已经“触及到的”(但绝大数仍处于极其缺乏服事的状态)。未触之民的名单是由“完成这工”收集整理的。

“触及程度最低的”这个词是一个通俗用语,指的是所剩的工的核心概念。但这个词没有特别具体的定义,人们通常在使用的时候,也不怎么需要传达特别具体的意思。

“这工”是什么?

“24:14目标 ”是成为去实现大使命的一代人。我们认为实现大使命(在万族万民中使人作门徒)最好的方法是通过在各民族各地方开展天国运动。

“未得的”(或“未及的”)、“未传遍的”(或“鲜闻福音的”、“初触的”)、“未触的”、和“触及程度最低的”,所有的这些术语都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大使命。但也可能会让人心生困惑与混淆,与初衷南辕北辙。不过,这些都取决于人们如何来使用这些词。

我们盼望看见每个人都有机会听闻福音,但却不仅仅只是听闻而已。换句话说,让人人都听闻福音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知道要使人作门徒,而且门徒们应该是从“各邦各国、各支派、各民族、各方言(语言族群)来的”(启示录7:9)。

我们盼望看到每个族群都被触及到——能够建立起本族本地的、坚固的、能够向自己族群传福音的教会。但却不仅如此而已,约书亚计划提到,一个被触及到的新群体只有2%的基督徒。这就意味着在他们的评估中只有2%的人有可能去跟剩余的98%分享。当然这是极为重要的一步,但我们并不满足于只有2%的人成为跟随耶稣的人。我们想要看到每个族群都被触及到,但不仅仅只是被触及而已。你想要看到一个容纳500万到1000万人口的城市却只有两个工人在服事和传福音吗?

大使命的原文在这段经文中非常清晰地传达了核心命令:作门徒mathēteusate),且不是一个个的门徒个体,而是万民万族(ethnē)作为门徒。其它的动词(“去”、“施洗”、“教导”)都是在支持核心的命令,去使万民(ethnē)作门徒。

希腊原文中族群(ethnos)这个词(是ethnē单数形式),其定义是:“一个由亲族关系、文化、或者由共同传统、国籍、民族相同之人联合的肢体”  。启示录圆满地展示了这幅提及各国(ethnē)的图画,紧接着用:各支派、各民族、各语言族群(就是享有共同身份的各个民族)这些词来补充说明。

“族群”一词在1982的洛桑会议上被定义为:“因为传福音的缘故,在这样一群人内部,福音可以在植堂运动中被广传而不会遭遇到理解或接纳的障碍,这样的一群人就是一个族群。”

我们如何造就一个国家、一个支派、一个民族、一个语言族群的人作门徒呢?

我们可以通过使徒行传19:10的例子查考,它说到全亚细亚的居民,无论是犹太人或是希腊人(1500万人!)在两年中“都听见了主的道”。在罗马书15章(19-23节),保罗写道从耶路撒冷一直到以利里古,福音已经都传开了,已经没有遗留的地方让他再继续开拓了。

那么,大使命的实现到底要我们付上什么样的代价呢?当然,只有神能够评判决定大使命最终完结的那一刻。然而,这个目标似乎是要在各个民族中使许多人作门徒,并且建立教会。门徒们不论是在教会内还是教会外都活出神的国,并且去改变他们的社区,持续带领更多的人进入祂的国度。

天国运动的参与

为什么委身于24:14联盟的人都专注于寻求参与国度运动呢?我们认识到,只有倍增门徒、教会和带领者才能去使整个社群、语言族群、城市和国度都有机会作主门徒。

在各样宣教事工中我们常常只会问:“我可以做什么?”现在我们需要问另一个问题:为了实现我们在大使命中的角色,“什么事情必须要做?”

我不能只是说:“我要去努力为主赢得一些人,并且开始一些教会。”我们需要问:“如何做才能看到一个民族或许多民族去作主门徒?”

在一个有很多挑战、有许多国家和未得之民的地区,有一个宣教团队在许多地点展开了服事,并且看到该地在三年之中开始了220间教会。这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现象,尤其是在面临许多困难甚至有敌意的环境里。但这个团队有一个异象,就是看到整个地区都能作主门徒。

他们问一个问题:“在这样的世代,怎样才可以使整个地区作主的门徒?”问题的答案为他们揭开了一个坚实的起点(一个起点,而不是终点),他们需要再开始10000间教会,所以3年期间的220个远远不够!

神向他们显明,要得着这个地区,需要许多组代代相传多结果子的教会。他们甘心为此作出任何改变。当神差派“植堂运动”的训练者到他们中间时,他们查考圣经、祷告、也作出一些彻底的改变。到今天,神已经在这个地区开始了7000多个教会。

一个亚洲的牧师,14年间建立了12间教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他这个地方还是处于“失丧”的这个状态。神给了他和他一起奋战的同工们一个异象,就要看到整个印度北部被得着。于是,他们开始努力学习去摒弃一些传统的模式,学习更多符合圣经的策略。今天,他们已经开始了36000间教会,而这还只是神呼召他们事工的开始。

在世界另一头的未得之民中,神也开始了大量支流运动,从一个语言族群到另外7个语言族群到另外5个大都市,他们已经看到在25年中,有1000-1300万 的人受洗,但这个并不是他们的专注点。当问到看到不计其数的新信徒有何感受如何时,他们中间的一位带领人说道:“我并没有专注那些已经得救的人。我关注的是那些我们还没有触及到的、数不清的依然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因为我们还没有做完那些需要做的事情。”

这些运动的一个标志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接受神国度的大异象。盼望看到隶属某个区域的各个国家都被神的国所充满;盼望看到整个族群——无论是300万、800万或1400万都被触及到,其中每个人都有机会来对福音作出回应。他们会问:“什么事必须要做?”而非“我们可以做什么?”最后,他们进入神的模式,并且被祂的能力所充满。在建立可再生的教会,造就门徒并去改变他们的本族本家的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24:14最初的这个要在各民族各地方的未得之民中间建立天国运动的目标并不是终点,而是各民族各地方之民(即在某地的所有族群)的起点。这样一个涉及“每个族群”的任务,如果我们都不能在每个族群之中开始,就永远谈不到完成这个任务。

为了看到天国运动在各民族各地方展开,我们不能只依赖选择策略和方法。我们需要准备好委身追随这个动态的浪潮,就是神所赐给初期教会的浪潮。要看到福音在各民各族(马太福音24:14)中传开作主的见证,需要什么?

 

斯坦·帕克斯服事于24:14联盟(动员组),Beyond(VP全球策略),和万族万民(核心团队)。自1994年开始,他一直服事于未得之民,并且为全球的“植堂运动”提供各样的培训和训练。


这份材料最早出现《24:14 -向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中的第139-144页,第147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1) The next 7 paragraphs are excerpted and edited from https://justinlong.org/2015/01/unreached-is-not-unevangelized-is-not-unengaged/. See this article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these terms.
(2) As described in “The 24:14 Vision”: 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 pp. 2-3.
(3)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third edition, 2000. Revised and edited by Frederick William Danker, based on Walter Bauer and previous English editions by W.F. Arndt, F.W. Gingrich, and F.W. Danker. Chicago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 276.
(4) It’s not easy to count and document a number this large, thus the estimated rang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