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拉维亚人、运动和使命:2021年的一课

摩拉维亚人、运动和使命:2021年的一课

编辑自史丹·帕克斯的长篇文章

门徒倍增浪潮的一个公理是:“在神的每一个浪潮发生以先,都存在一个祷告的浪潮。”


2020年结束,展望2021年之际,24:14战略团队将1月定为祷告禁食月。我们寻求神,盼望看到全球每一个未得之民与未得之地,都能接触到倍增的门徒与教会。如果没有持续的祷告浪潮,神的大工就不会发生。在为2021年制定计划的时候,让我们把自己的时间和我们自己都留给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互相勉励。既然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希伯来书10:24-25

…..

1727年8月13日,在德国萨克森举行的Herrnhut(“主的守望”)时,圣灵充满了一个摩拉维亚难民社区和他们的路德教会保护者们。在庆祝圣餐仪式时,他们经历了一个的“五旬节”般强大的事件。因此彻底改变了当地社区,并点燃了祷告与未来几十年使命的火焰。

这标志着摩拉维亚人开始委身于一个连续一百多年不间断、日夜不停息的“祷告守望”事件。在同年8月26日,24名男性和24名女性共同立约,不分昼夜,每隔一小时持续地祷告。根据利未记6:13,“在坛上必有常常烧着的火,不可熄灭”,他们感到代祷应该永远不能停止。

祷告的灵不仅感动了社区的成年人,也触及到孩子们。父母们和社区的其他成员们都被孩子们对复兴和宣教的祷告而深深感动。

从那时起,摩拉维亚人不断地为福音的复兴和宣教的拓展祷告。他们对复兴的祷告在“大觉醒”(Great Awakening) 中得到了应验。“大觉醒”是一场福音派的复兴浪潮,在17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席卷了信奉新教的欧洲和美国殖民地。他们的祷告也成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宣教浪潮之一的催化剂。

他们不断地祷告,求神赐给他们更多的复兴,不久之后,圣灵就成全了他们所求的。他们很快感受到要将羔羊的国度传到地极的呼召。这些弟兄们受到宣教的呼召,就第一次差派出了他们中间两位宣教士大卫·尼茨曼和莱昂哈德·多伯,去到圣托马斯岛。这些年轻人为了赢得圣托马斯岛上,甘愿将自己卖身为奴隶之人的灵魂,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舍己精神。因为他们是白人,这样做是非法的,但他们最终找到了接触并认识奴隶们的方法。这些宣教士在一些最恶劣的条件下工作,恶劣的状况是人无法想象的。

尼古拉·路德维希·冯·津赞多夫伯爵是这个遭受迫害的摩拉维亚团契的领袖与保护者。他曾说:“我独有一份热情:“就是祂,单单关乎祂。世界就是禾场,禾场就是世界;从今以后,这个国家将成为我的家,在那里我可以被神所使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基督赢得灵魂。”

截至1760年,津赞多夫历经28年的跨文化宣教去世之时,最初的300名摩拉维亚人已差派出了226名宣教士,先后进入了10个不同的国家。这比整个新教浪潮在200多年里差派出的宣教士还要多。摩拉维亚人对约翰·卫斯理和威廉·凯里也都产生极大的影响。在许多方面,他们使得现代的宣教浪潮得以诞生,并且见证了基督的肢体是如何从欧洲和北美的一块飞地转变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肢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