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关于运动

开发门训(门徒训练)材料 – 可用性与可复制性

开发门训(门徒训练)材料 – 可用性与可复制性

– 作者:艾拉·塔斯(Aila Tasse) – (编辑自 全球教牧同工 “完成这工” 大会 的视频库) –

我是“生命之道”事工(Lifeway Mission)的总裁,我们的总部设在肯尼亚的内罗毕。我也是“新世代“(New Generations )东非地区的负责人。我想与你分享不断开发门训材料的重要性。当你带人做主门徒时,你就需要一些内容来辅助,走过整个过程。许多教会和宣教机构都努力去遵行耶稣 “去使人作门徒 ”的命令,但其中一些事工在“使人作门徒”方面是没有果效的,因为他们缺乏合适的带人作耶稣门徒的材料。那么,我们就一起来探索开发门训材料所需的步骤,来帮助我们带他人作耶稣门徒。

我认为开发门训材料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预备。这个步骤强调的是我们在开发门训材料之前所需要知道的事情。第二步骤强调的是根据新门徒的需要,把我们的材料组合成不同的课程和主题。第三阶段则是内容的开发。让我们一起查看开发门训材料有哪些原则,我们将重点放在预备阶段。

第一阶段是预备,其中涵盖四个步骤,是每个想预备门训材料的人都需要去实践的。第一是祷告。带他人作门徒的人需要为开发适合新门徒的材料,来寻求神的带领。我们需要明白神的心意和圣灵的带领。圣灵会带领我们找到最好的内容,是我们可以喂给新生儿最好的食物,因为新门徒需要学习新的东西。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祷告,我们就无从知道神的心意和圣灵在这方面的带领,所以第一步就是要在祷告中与神联合。


第二是认识你的目标听众或族群。在向未得之民传福音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在他们才刚刚开始接触耶稣的救恩时,就给他们吃干粮。我们需要去了解他们在属灵旅程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什么是他们知道的?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他们的教育水平如何?经济状况如何?他们所面临的挑战是什么?他们是穆斯林背景还是印度教背景?他们的年龄有多大?这些都是我们在开始考虑开发门训材料之前需要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所有想要开发门训材料的门徒,都需要了解他们的目标听众。我见过太多人从一个地方或一个族群中直接取材,并且以为可以以同样的方式直接应用在不同的族群中。这样并不能真正有效地发挥作用。例如,有些人是口语学习者,有些人是受过重要教育的人。如果你没有真正了解你的听众,就很难制定有效的门训材料。这就是为什么在预备阶段的第二步如此重要:要了解我们所带领作门徒的听众,无论是通过私下一对一,还是小组的方式,我们需要认真地多认识他们。

第三是培养能够一起开发门训材料的团队。这个团队必须由在目标族群或群体中有过工作经验的人组成,也就是你想要建造成为门徒的人。这个团队可以一起头脑风暴,一起思考,一起祷告。他们能够去探索你们所关注群体的具体知识。团队协作是这个过程至关重要的,因为只靠一个人苦思冥想,是不可能考虑到在为目标族群提供门训时,所需要强调的方方面面。

我看到过世界各地的人通过网络渠道下载资料,但这些资料有时并没有强调,甚至不符合目标族群的问题。虽然我们有时可以借鉴其他部落或族群的想法,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个部落的问题就是这个部落的问题。所以,培养一个团队去认识和理解所具体关注的族群是至关重要的。

第四是分析。你与所培养起来的团队,一起察看并开始分析在这个族群门训的过程中需要强调的问题。团队成员一起收集相关信息,查找目标群体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在他们的世界观中,哪些问题需要圣经经文来强调?哪些信条(根深蒂固的观念)是在门训过程需要付诸努力、实现转变的?

这就是你在门训材料中选择主要课题的方法。如果你不能收集与分析有关目标族群的信条和实践的相关知识,你可能就会拿出一套自己认为适合、但实际未必适合他们的东西。今天许多正在被使用的门训材料既不能满足目标族群的属灵需要,也不能满足他们的外在需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有一个能够分析与开发强调每个部落/族群具体主题的团队。这些步骤在预备自己开发门训材料的第一阶段中尤为重要。不要急于求成,你越花时间去认识目标族群,你就会越清楚他们的具体需要。这些都会帮助你开发出有效的材料,让他们在自己的文化处境中带人作耶稣的门徒。

分类
关于运动

投降:中东运动开始运动

投降:中东运动开始运动

-由”哈罗德”和威廉·杜布瓦

当加密信息出现在我的手机上时,我被它的简单和大胆惊呆了,又被我亲爱的朋友和中东伙伴”哈罗德”的话语所羞辱。 虽然前伊玛目,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和塔利班领导人,他的性格已经彻底改变了耶稣的宽容的力量。 我会信任哈罗德与我的家人和我自己的生活-我有。 我们共同领导着一个在100多个国家称为安提奥克教会家族的家庭教会运动网络。

前一天,我给哈罗德发了一条信息,询问我们以前穆斯林、现在居住在伊拉克的耶稣追随者兄弟姐妹是否愿意帮助营救亚齐迪斯。 他回答说:

“兄弟, 上帝已经和我们谈了几个月了, 从希伯来语 13: 3 (Nlt) ‘记住…那些被虐待,仿佛你觉得他们在自己的身体疼痛。

你愿意与我们站在一起,从ISIS中拯救受迫害的基督徒和亚齐迪少数民族吗?

我能说什么?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友谊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承诺,即与耶稣走同一条路,为履行伟大的委员会而共同努力。 我们狂热地训练领导人,他们将把我们的热情倍增地向耶稣投降,向各国传递他的爱的信息。 现在哈罗德要求我更深入地拯救人们, 从奴隶制到罪和伊西斯的可怕罪行。

我回答说:”是的,兄弟,我准备好了。让我们看看上帝会做什么。

几个小时内,来自中东的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当地教会种植者团队自愿离开岗位,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些人从ISIS中解救出来。 我们发现的东西永远改变了我们的心。

上帝已经在工作了! 亚齐迪斯被伊西斯恐怖分子的恶魔、野蛮行动所打破, 开始涌入我们称之为 “希望难民营社区” 的地下秘密地点。 我们动员了当地的耶稣追随者团队提供免费医疗、创伤治疗咨询、淡水、住所和保护。 这是耶稣跟随家庭教会的一个运动, 活出他们的信仰, 以影响另一个人。

我们还发现,最好的工人来自附近的家庭教堂。 他们知道语言和文化,并有传福音和教会种植的心跳。 虽然其他在政府注册的非政府组织不得不限制他们的信仰信息,但我们非正规的教会努力充满了祈祷、圣经读物、疗愈、爱和关怀! 因为我们的团队领导被耶稣慷慨地原谅了,他们过着完全投降的生活,充满了勇敢的勇气。

不久,信件开始涌入:

我来自一个亚齐迪家庭。 长期以来,由于战争,我国的状况一直很糟糕。 但现在由于伊西斯, 情况变得更糟了。

上个月他们袭击了我们的村庄。 他们杀了很多人,绑架了我和其他女孩。 他们中的许多人强奸了我,把我当动物一样对待,当我不服从他们的命令时,他们打我。 我恳求他们,”请不要这样对我,”但他们笑着说,”你是我们的奴隶。 他们杀害和折磨我面前的许多人。

有一天他们带我去别的地方卖给我。 当我们离开卖我的人时, 我的手被绑住了, 我大喊大叫。 30分钟后,买主说:”亲爱的姐姐,上帝派我们去救亚齐迪女孩从这些坏人。 然后我看到有18个女孩,他们买了。

当我们到达希望社区营地时,我们明白上帝派他的人民来拯救我们。 我们得知,这些男人的妻子放弃了他们的黄金首饰,并支付我们自由。 现在我们安全了,了解上帝,过上好日子。

(来自我们一个希望社区难民营的领导人。

许多亚齐迪家族接受了耶稣基督,并要求与我们的领导人一起工作和服务于自己的人民。 这是非常好的,因为他们可以与他们分享自己的文化方式。 今天,作为耶稣的追随者,我们为受影响的人民祈祷,上帝将满足他们的需要,保护他们免受伊斯兰战士的打击。 请和我们一起祈祷。

奇迹开始了。 一个来自附近国家的投降的耶稣追随者运动——他们以前都被伊斯兰教所困——已经从自己的罪孽中解脱出来,以耶稣为救主而活。 他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来拯救他人。 现在,耶稣追随者的第二次运动已经开始在亚齐迪斯。

怎么会这样? 正如D.L.穆迪所写: “世界还没有看到上帝可以做什么,一个人完全奉献给他。在上帝的帮助下,我的目标是成为那个人。


“哈罗德”出生在一个伊斯兰家庭,长大并接受教育,是一个激进的圣战者和伊玛目。  哈罗德在彻底皈依耶稣后,利用他的教育、影响力和领导能力,发展了耶稣追随者的运动。   现在,20多年后,哈罗德帮助指导和领导一个在未到达的民族中建立家庭教会运动网络。 

《威廉·杜布瓦》在福音传播力很强的高度敏感领域工作。 在过去的25年里,他和他的妻子一直在训练新信徒,让他们从收获中成长为领导能力,并在未到达的人中增加家庭教堂。

这是从2018年1月至2月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 任务前沿, www.missionfrontiers.org,第36-37页,出版于该书第192-195页 24:14 – 对各国人民的见证,可从 24:14亚马逊..

分类
关于运动

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浪潮: 最佳实践案例分析 – 安提阿之家教会

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浪潮: 最佳实践案例分析 – 安提阿之家教会

– 作者:威廉·杜比依思 

我叫威廉·杜比依思,是“安提阿之家”教会的共同领袖之一。“安提阿之家”教会是一个全球本色化教会浪潮联盟,在过去30年里,我们专注于培养生活在封闭国家的第一代基督徒的领导能力,并帮助他们学习如何倍增家庭教会。今天我将重点介绍一下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的浪潮。 

在最开始的20年间,我们的工作与付出中都充满了各样的失误、错误与失败。然而,正是因着我个人生命中的一次危机,我们学会了调整,进而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那是2004年,我在帮助来自伊朗的地下家庭教会领袖学习理解提摩太后书。培训结束之后,我被基地组织的一个特工投毒,差点丧命。许多人为我迫切祷告,历经两个半月,我奇迹般地痊愈了,医生和医院方多次来探访,试图确认奇迹发生的原因。 我的内心无比感恩!

但这个故事的力量事实上在许多年以后才更加显明了。我当时正在为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的带领人共同主持一个建立微型教会倍增浪潮的培训。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要先进行自我介绍。然后,我发现其中一位植堂者竟然正是曾经授命给我投毒的人!

那一刻,我开始明白,倍增浪潮需要的不仅仅是跨文化的语言和相关能力。道成肉身的力量始于了解人的灵魂。而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特别需要增进对那些被邪恶变得激进之人更深刻的认识。主带我踏上征程,开始去认识在穆斯林中启动浪潮的重点与核心。 


今天,安提阿之家教会已经在157个国家在748个语言族群中开展了1225次浪潮,总计有230万个家庭教会,有4200万成人。神先在我们中间与我们个人的生命中动工,从我们的破碎、失误与误解开始。然而,因着主的恩典,我们能够学习使用高效能的工具与原则,很快就产生了指数级的突破。

我们有三个优先要作的事。第一是把人从罪的奴役中拯救出来,拥抱儿子的身份。这种奴役也许是真实的贩卖人口,但它始终都归在罪的奴役之下,并且生命中充满了歧视与悲痛、苦不堪言。但当人藉着耶稣基督与神建立个人关系时,他们就得以成为永生神的儿女,成为共同继承产业的人。所以我们的关系,即使是与新信徒之间的,也没有等级之分。这就像是一个家庭,我们邀请他们受洗归入耶稣,然后归回教会,然后再去到世界。我们从不要求任何人在寻见我们的救主之前就进入我们的文化。我们首先要确保他们是真正遇见了我们的救主。然后,我们再一起去探索教会在他们各自的文化中应是什么样子。所以,把人从罪的奴役中解救出来,拥抱儿子的身份是第一要务。 


第二是授权信徒把其他人带到基督面前。你也许听说过“寻找平安之子 ”这个词。在我们的模式中,我们寻找一个有影响力男人或女人。我们称之为“哥尼流模式”,出自使徒行传第十章。我们求主让我们在村庄、社区、国家中看到那些拥有不可思议影响力的人,只要把福音带给他们,他们就拥有把这个好消息传给他们人际关系网络中所有人的能力。那么,就像使徒保罗要求提多在每间教会中建立长老一样,我们也要这些哥尼流们协助兴起领袖,在每个家庭教会中建立长老。那么,我们的事工就是从教会到教会,而非从机构到教会的模式:一个本地教会,与另一个本色化的家庭教会同工,寻求神要作的工,并一起为之努力。

我们第三个优先要做的事就是倍增。提摩太后书2:2说,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这是一个三代人的倍增。我们发现,如果我们专注于在每一代人中间培养领袖,浪潮倍增就能发生。我们的领袖训练最基本的是顺服,而非知识。分享一个这样的事例:几年前,我们在一个大城市开辟了一个新的事工,我们发现有人对属灵之事情感兴趣。我们中间的一个工人开始与他们聊天,很快他们就问起了耶稣。但在阐述天国的深度之前,我们要求那个人先去找到五个朋友。


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要让这五个朋友进入到同一个家庭教会聚会,而是让他们每个人都在 “哥尼流”模式下被引导。这五个人会立即开始与他们各自的五个朋友分享,而这五个朋友也会找到各自的五个朋友。所以从一开始,倍增就被镶嵌到了整个事工中。


有了这三件事:解救、授权与倍增。我们发现,我们可以从刚刚归信基督的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所以我们不是用陈述性的语句来教导他们,而是从提出有力的问题开始。下面是我们所使用的三个问题。我们会问:“哪些人在灵上饥饿?什么时候他们会寻求属灵之事?他们会注意到哪些与灵性相关的事或物?” 我们在尝试寻找我们所服侍之人的文化韵律与属灵步伐。

比如,复活节的周末对穆斯林来说不会是一个高度重视的圣日,因为他们还不认识耶稣。其实我们发现,斋月是我们跟穆斯林分享好消息最重要的时间段。为什么呢?因为那是他们寻求神的月份。但当然,并非同一位神。他们并不是在寻找上帝的儿子耶稣,他们只是在试图赚取足够的荣誉,好让上帝可能接受他们。因此,我们并不是先介绍复活节给他们,而是决定先靠近他们的文化,了解他们的灵性步伐,为那些灵里饥渴的人祷告。我们去发现他们灵里饥饿的地方,以及他们所关注的东西,然后藉着开启灵性方面的对话,我们就可以找到“哥尼流”。我们再邀请他来寻找他的朋友,倍增的过程就开始了。

我们用圣经译文和关键经文来装备领袖们。我们经常为他们提供“无线资源盒”,这样只要按动按钮,他们就可以将《耶稣传》或新约圣经的部分内容传开来,哪怕是用贸易通用语传开的。如果有哪个民族群体没有被触及,我们就为团队提供这样的移动背包。若他们在村庄里,就能向300多人播放《耶稣传》。我们也会用许多训练装备他们,让他们知道如何与人展开属灵对话;让人们愿意认识那位能够拯救他们、赐给他们力量,授权他们、倍增他们影响力的上帝。他们也可以遇见能赦免他们罪孽的神、耶稣。

在这一切之中,我们发现,如果我们一同聚集祷告、如果我们建立团队来代祷;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就能生发许许多多的机会。斋月快结束的时候(其实是第27天),是很独特的一天,叫做“权能之夜”。许多世界各地的穆斯林都相信,那个夜晚的祈祷是其他日子的一千倍。因此,那个夜晚,他们会祈求真主启示自己。他们也祈求上帝赦免他们的罪过, 祈求异梦异象。所以,我们也差派自己人进去,穿插在那些正在寻求他们还不认识的上帝之人中间,这样我们就可以分享我们所认识的上帝。   


2020年5月19日,十几亿穆斯林都聚在家中斋戒祈祷。这是自公元622年以来,由于冠状病毒的影响,清真寺首次关闭。他们在这个 “权能之夜 ”祈求来自 “真主 ”特别启示,并赦免他们的罪过。与此同时,来自157个国家的3800多万耶稣的追随者(以前都是穆斯林),他们在祷告呼求独一的真神、活神藉着神迹奇事、异象与异梦来向全世界的穆斯林启示自己。他们渴求藉着圣灵的力量,好让穆斯林第一次明白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找到的怜悯、爱与宽恕。而在这个 “奇迹之夜”,上帝聆听了我们的祈祷。


我们一起同心合意地祷告,要将祷告之声传达于天上的宝座前。我们邀请耶稣与我们一同代祷,因为我们要在此时此刻进行重要的属灵对话,我们非常期待能够有奇迹发生。我想给大家讲一个今年斋月期间发生的故事。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派出一个团队,从一个村子走访到另一个村子,祈求主为我们打开门、敞开人心。有一个团队去到了另一个国家(很抱歉,出于安全考虑,我不能分享这个国家的细节),当他们进到的那个村子时,没有人接待他们,也没有人表现出热情好客,更没有人打开家门。 


天色越来越暗,大家都垂头丧气,走到村外,坐在一棵树下,生了一堆篝火,这样他们就可以温暖地过夜了。然后,他们开始祷告,求问主该怎么做,求主给他们一个能够在这个村子里有所突破的方法。随即夜幕降临,他们睡着了。不久之后,他们被吵醒了,其中一个领头人看到有熊熊烈火向他们走来。竟然有274个人,手里举着火把,向他们走来。团队一开始充满了恐惧,直到其中一个人说:“我们刚刚才祷告祈求有机会去向这个村子分享耶稣。哈,现在这个村子来找我们了!” 


在与这274人面对面之前,他们之中有一个人走向前来说:“今天你们来我们村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你们是谁,从哪里来,所以我们也没有向你们敞开家门。但今晚,我们每个人都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梦。在那个梦里,有一个天使向我们显现,说:‘来到你们村子的这些人,是拥有真理的人。你们应该向他们问明白,并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

 

这就是那个此时此刻: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与正确的人开启了属灵对话。就在黎明来临之前,274个家庭领袖都做出了信仰告白,离开自己的宗教,进入到与耶稣的关系中。这就是祷告的力量,以及在正确的时机进行属灵对话的力量。 


我还想给你们分享另一个关于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浪潮的故事。这个故事并非出自哪个工人或宣教士的想法,而是一个你可能想不到的人。它是有关装备和培养领袖的故事,其中的一个哥尼流,开启了倍增的工作。几个月前,领袖们来找我,说:“你也知道,我们一直无法向某些村子传福音,也没有办法用常规的方法接触到他们。所以我们就一起祷告,我们的感动是圣灵要从从我们中间挑出一些人来,成立一个小组,然后横穿沙漠,是为确保让所有未曾听闻福音的人,所有未得之人,未及之人都能听到好消息。”


你我都有机会在穆斯林人民中发起浪潮。当我们培训住在邻近或相似文化的当地人时,这就已经开始了。我们寻找一个哥尼流,然后深入建造这个人,他会帮助我们了解如何动员他的朋友去转告他们各自的朋友。有可能是远在中东的沙漠,要骑着骆驼穿越。如果我们授权地方教会去承担神给他们的责任,而不是我们走在前面,我们就可以成为支持这些使徒和被差派之人的巴拿巴。所以可以这么说,我们的责任是使用培训和工具来装备人,并建立信任。让他们来按立领袖,并差派植堂者去倍增其他会向他人分享好消息的人。


综上所述,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看待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的浪潮。第一,使徒行传的文化可以产生使徒行传式的突破。第二,我们通过调整我们的对话,让属灵上的引导对话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与正确的人进行,这样,就能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浪潮。


我们先邀请人们受洗归入耶稣,然后帮助他们发现他们文化中的教会应是什么样的,而不是要求人们在我们的教会文化中去寻找自己的方向。我们还需要向神祈求一个个哥尼流,一个个有影响力的男人或女人,他们会使用自己的影响力在他们已有的关系中倍增国度。当你考虑在穆斯林族群中发起浪潮时,我想鼓励你,去寻找工具,寻找优质的培训,并建立信任。一个教会,若能与邻近与相似的文化教会联系起来,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去到未得之民中,去见证一个哥尼流与你们一起同工、倍增国度。上帝祝福你们。

分类
关于运动

神在疫情中行事

神在疫情中行事

– 作者:乔恩·约尔斯(Jon Ralls) 

在疫情肆虐和各样的不确定中,上帝仍在作工。祂的灵运行在世界各地人们的生命中。

当人们发现自己困在家中,有时会孤独,有时会质疑,许多人感到各样的挑战和情绪并且开始寻求答案。互联网就是人们会转身寻求答案的其中一个地方。在谷歌上搜索、在YouTube上观看视频、在Facebook上发表评论等等的人数都在持续攀升。

Facebook拥有超过20亿用户,YouTube是仅次于谷歌(YouTube的拥有者)的第二大搜索引擎。社交媒体用户的增加也增加了社交媒体事工和门徒训练的机会。

神确实在为许多正在寻求的人敞开了福音之门。

 

从一而多

神通过社交媒体上看到的一则福音广告,为阿斯比丁(Azzibidiin)打开了一扇通往福音的大门。他回应了这则广告,并与当地一位名叫比沙拉(Bishara)的门徒建立了联系。比沙拉在一年前信主,并热情地与任何愿意倾听的人分享他的信仰,结果已有三四百人信主。他也是30个独特信仰团契的代表人。比沙拉因信仰受到了极大的迫害,但他的手从不离开“耕地的犁”;目前他正在为阿斯比丁提供门徒训练与装备。 

 

你并不孤独

对于亚洲某个地区的大学生来说,神通过在社交媒体广告中所穿插的一个有关《耶稣传》的视频片段,为他们打开了一扇通往福音的大门。一名学生在回复广告时留言说:我以为我是唯一一个在疫情期间感到如此孤独的人,但我认识了基督徒和你们对我们的爱。这位学生不只是听到基督之爱的唯一之人。至少有三个人回应了这则广告,并接受了基督。

有一个广告活动问道:你会请求神回应什么样的祷告?数百名学生回答说:上帝,请原谅我。” “上帝,请帮助我解决让我害怕的事情。” “上帝,请带给我一个理解我、爱我的人。” “上帝,请告诉我该做什么选择。


触及“ 未得之民”

社交媒体使许多“未得之地”的人能够与那些能够分享好消息的人取得联系。例如,Facebook上的某个事工页面获得了来自东南亚一个未得之民群体中至少1800人的关注。随后,当地基督徒与这些对福音感兴趣的人取得了联系,至少有一个人已经接受了洗礼。



没有一个偶然

通过运用有针对性的广告和环保(免费)内容,有人听到了耶稣。在一个99.9%是穆斯林的国家,一个使用大众传媒发现寻求者的团队收到了一条这样的讯息:“不论是在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任何一个地方,我总是会遇到有关耶稣的事情等等。我认为这不可能是一个巧合。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相信耶稣。我想知道我是否能够看到奇迹。”

 

特别的世代 & 非凡的工具

自教会成立以来,人们一直在分享这个好消息。每天在工作、学校和其它地方与人互动时,我们可以分享自己内心的盼望。随着互联网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及其范围,我们现在拥有了可以一天24小时向遥远的地方传福音工具和技术。即使在我们睡觉的时候,神的灵也在持续工作,不断吸引寻求者来到那些能够分享祂儿子耶稣基督的人身边。

“数字传媒”的外展并不能取代我们亲自过宣教的生活,但当寻求者主动寻求基督徒工人时,它确实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事工模式。这些寻求者正在联系可以与他们开始对话的人(包括线上和线下),这些机会都可以引导他们作门徒,并塑造他们成为造就门徒的人。

 

数字传媒并非“灵丹妙药”

数字传媒的拓展并非灵丹妙药。我们不能依靠运行一个付费广告,就期望万人被拯救。为了更好地使用这些数字传媒机会,我们需要更多的策略、培训和想法。因此,当这些都预备到位时,这个强大的工具就能被用来彰显神的荣耀,推动祂的国度。

如果你对大众传媒感到好奇,或想开始通过它来发现寻求者。下面是几个媒体事工团队是专门为想要使用这些媒体的基督徒工作者提供辅导和资源的。其中有: 

 

Media to Movements“浪潮-媒体”团队是为了装备门徒造就者,使用媒体策略来鉴定那些寻求属灵成长、想要倍增门徒的人,并与他们建立关系。他们的辅导和指导是从起步到外展事工不断循序渐进的。www.Mediatomovements.org 

 

Kingdom Training“国度训练” 这个团队已经使用数字传媒做外展工作多年,拥有上好的课程来帮助人们开始起步。www.Kingdom.training 

 

Mission Media U – MMU是一个指导性的在线培训平台,旨在通过媒体、故事和创新技术,帮助基督徒更有效地进行门徒训练和建立教会。www.missionmediau.org/foundations-of-media-strategy 

 

Kavanah Media这个媒体的优势在于帮助事工团队和教会在自己所在的环境中发现寻求者。他们专注于培训、媒体创作、活动管理和辅导,并与事工机构共同合作,使他们的广告预算发挥最大化的价值。他们还主持每周一次“基督教媒体市场”的媒体外展播客。 www.Kavanahmedia.com 


Media to MovementsKingdom TrainingMission Media U三家媒体联合制作了一个优质视频,来传递自己团队所付出的努力以及将来的方向。请观看此视频《什么是媒体外展》,体验共同合作的美好事例。

上述团队所使用的策略都是“以目的为导向”的,即,以“复制门徒”作为出发点。以研究式的信息,富有创意、有文化敏锐度的媒体内容视频和社交媒体帖子,结合战略营销,邀请人们来探索圣经并作出回应。我祷告我们能够像那时的以萨迦支派一样(代上12:32),理解所处的时代,并使用一切可能的途径,让看到所有人都有机会认识基督的爱、牺牲与饶恕。

分类
关于运动

为什么我们需要停止做好事

为什么我们需要停止做好事

– 作者安迪森 C. Anderson ).

本文原发表在安迪森的博客上- 在禾场追求门徒倍增浪潮(Pursing Disciple Making Movements in the Frontiers

修剪一个东西,会让它看起来丑陋。我们往往不会喜欢它一开始的样子。在我泰国的家门口,我们种了开花类的灌木,这些灌木必须要修剪才能保持健康。每隔几个月,我就会去外面修剪枝条。要剪掉那些还开着花的灌木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如果我们想看到门徒倍增浪潮,那么,修剪不结果的、把投资放在有果效的行为活动上则是必须的。在之前的几篇文章中,我提到过神所信任的领袖在浪潮中所具备的主要特征。下面我会进一步补充。


神所使用的浪潮领袖都愿意停止没有果效的活动。他们总是专注去做能结出国度果实的事情。我们必须根据神放在我们心中的异象来评估我们所做的一切,即通过倍增门徒来遵行基督的旨意。                                                                                                                                                                                                                                                                                                                                                                                                                                                                                                                                                                                                                                                                                                                                                                                                                                                                                                                                                                                                                                                                                                                                                                                                                                                                                                                                                                                                                                                                                                                                                                       

停止对不结果子的项目付出。拒绝放手或终止计划的带领人不仅会陷入困境,也看不到倍增的果效。好的带领人会评估他们所做的事情。他们愿意修剪掉好的,为要把时间给最好的。 

 

你愿意停止做好事吗?

我曾指导过一位带领人,他一直在付诸行动,但却在自己的浪潮异象方面进展甚微。当我们通过电话或他参与的培训会面时,这位年轻的亚洲小伙很热情。非常热情地祷告,在代祷的时候,眼泪会顺着脸颊、嘴角流出来。我看得出他多么渴望看到他的同胞认识神。他在学习使徒行传的时候,接受了浪潮的原则,并且深信这些原则是真实的。

但与这位弟兄一起工作了几年之后,我便开始更加清晰地看到原因。他所委身的父亲,基督徒团契的母会阻碍了他,因此他不能专注于有果效的门徒造就活动。   


一次辅导课之后,他设定了目标,要在他的“族谱”(oikos)中去见那些灵魂失丧的人,并且分享出一个圣经故事。几周后,我们再次交谈时,他说那一周忙着参加一个牧师会议,他表弟的婚礼,还要为他的父亲,一个大教会的牧师跑腿。

每次我们见面,他总是在忙着许多不同的事情,模式却是相同的。他不愿意停止他生命中一些基于对他人忠诚的事情,而专注于造就门徒。

这位弟兄有做浪潮领袖的潜力。而多年后的今天,他还是在维持一个小教会。他需要放下好的事情,选择做有果效的事情来代替。他却不愿意选择这样做。

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培植的人。所有属我而不结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所有结果子的,他就修剪干净,让它结更多的果子。 约翰福音 15:1-2 (新译本)

操练修剪“不结果子的枝子”


修剪的意思是切断。我们拿着修剪工具放在枝条的位置,然后剪断。等枝条掉在地上变干,我们再把它丢到田里或垃圾箱里。 

作为一个造就门徒的人,你必须愿意修剪什么?这个问题需要求问与神。为了帮助你开始有一些思路,我来列举一些我自己生活中的例子。为了能腾出空间来祷告、带我的邻居做门徒、培训与指导浪潮未来的领袖,以及花时间给失丧的人,这些都是我不得不修剪掉的东西:


没有产生(能够让他人的遵行主教导的)门徒的训练项目。

我所参与的带领团队,花了很多时间,但并没有推进我的门徒倍增异象。

在学校讲课时,与培养门徒无关的话题。

那些应该在那里的大会。

枯燥乏味,不能给人带来生命的活动和会议。

参与每一个家庭活动。

毫无疑问,这些都很难取舍。当你做出这些选择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所以,要谨慎处理这些事情的方式。比如,不要告诉别人:我没有时间陪你,因为我正在专注于更有果效的事情 ! 要有智慧,但要做出取舍,专注在神所呼召你做的事情上。

增加有果效的活动

 

当你修剪掉其它事情的时候,你就在自己的生活中,为富有成果或创新的活动营造了更大的空间。我们并不总是知道哪些会结出果实。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必须创造性地尝试神所赐的新想法。它们也许会结出许多果实,也许不会,但我们需要尝试,然后再进行评估。

你的生命是否有空间去创造或尝试新的拓展方式?

也许更重要的是察验什么是有果效的,并投资于此。把更多的时间、金钱、人力投入到那些对你或处于类似情况下的其他人都有益的事情上。这就是为什么成为追求门徒倍增浪潮的群体的一部分是如此重要。我们互相学习,也一起学习。

以下是我在生活中努力为自己留出空间的一些有效的方法:


腾出时间,特别为失丧的人祷告(每周几个小时,每月几天禁食祷告)。

与我所指导的人进行正式和非正式的谈话。

在我的小区行走祷告,停下来与我看到的人打招呼和聊天。

参与在线和面对面式“启发式查经学习”。

我所在团队的领导力发展培训

作为一名“门徒倍增浪潮”培训师,为了自己的属灵成长而不断学习。

是时候学以致用了。


为了腾出空间留给有效的活动,好让已启动的浪潮保持前进,你需要停止做哪些事情?

无论你脑海中浮现出了什么,请写下来。在接下来的一两天里,花时间与神一起处理放手的可能性。发表在DMMs Frontier Missions Facebook Group上,或在下面的评论区发布你将采取的行动,以及你在本文中学到可应用的东西。

分类
关于运动

波杰普尔的“微型教会倍增浪潮”是如何开启其它浪潮的?

波杰普尔的“微型教会倍增浪潮”是如何开启其它浪潮的?

– 作者:维克多·约翰(Victor John –

神正在以奇妙的方式在北印度的波杰普尔人(Bhojpuri)中工作。他们之中已经有超过一千万人受洗成为耶稣的门徒。尽管这一地区的历史背景很独特,神的荣耀在这样的浪潮之中却越发闪耀。印度的波杰普尔地区在许多方面都是富饶的。比如,除了土壤肥沃之外,许多宗教领袖都出生在这里。释迦摩尼就是在这里得到了启蒙,并进行了他的第一次布道。瑜伽和耆那教也都起源于此。 

波杰普尔地区被描述为一个黑暗的地方–不仅基督徒如此说,非基督徒亦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奈保尔(V.S.Naipaul)去北方邦东部旅行后,写了一本名为《黑暗的地区》(An Area of Darkness)的书,很好地阐述了这一地区的病态与堕落。

过去,这个地区非常敌视福音,认为福音是外来的,它被称为 “现代宣教的坟场”。但当“外来性质”被消除之后,人们开始接受福音。

然而,神并不希望只向讲波杰普尔语的人传福音。当神开始使用我们向波杰普尔群体以外的人传福音时,有人问:”为什么不坚持向波杰普尔传福音呢?他们有那么多的人! 1.5亿是多么庞大的数字!你为什么不留在那里呢?你为什么不在那里待到福音工作完成呢?” 

那么,我的第一个回应是:福音工作具有(开拓)先锋性质。做使徒/先锋性质的工作,就需要一直寻找好消息还没有扎根的地方:在基督还不为人所知的地方,寻找机会让人知道祂。这就是我们将工作扩展到其他语言族群的原因之一。 

第二,这里有许多语言,在使用上是与另一种语言彼此重叠的。哪种语言绝不能使用,哪种语言完全行得通,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另外,信徒常常因为关系而搬家。例如:要结婚或其它地方有工作机会。随着参与浪潮之中的人不断旅行或搬家,好消息也随之传开。

有些人回来报告说:”我们看到神在其它地方作工,我们也想在那个地区开始行动”。我们告诉他们:”去吧!” 

一年后,他们回来说,”我们已经在那里建立了15个教会。” 我们感到又惊讶又被祝福, 因为它是天然发生的,因为没有议程,没有准备,更没有资金。当他们问到下一步该怎么做时,我们开始和他们一起同工,帮助信徒在神的话语中扎根,并迅速成熟起来。

第三,我们开办了培训中心,有意和无意地(更多是神的计划而非我们的)扩大了工作范围。有时附近语言族群中的人会来参加培训,然后再回到自己的本民族中工作。

开拓的第四个原因:有时有人来找我们,说:”我们需要帮助。你能来帮助我们吗?” 我们就会尽可能地协助和鼓励他们。这些都是向波杰普尔以外的邻近地区发展的关键因素。

1994年开始在波杰普尔语言中开展工作,然后依次向其他语言族群和地区扩散,依次为:1999年在阿瓦蒂语(Awadhi)、2002年在科森语(Cousins)、2004年在孟加拉语(Bengali )、2006年在马甲西语(Magahi)、旁遮普语(Punjabi)、信德语(Sindhi)、印地语以及城市社区的英语群体;2008年在海瑞纳威语(Haryanvi)和安吉他语(Angika);2010年在麦塞利,以及2015年在拉加萨尼语(Rajasthani)。

为着这样的浪潮以各种方式传播到不同的语言族群、不同的地理区域、(在某些语言和地理区域内的)多重种姓制度群体和不同的宗教,我们赞美神。好消息的大能在不断冲破各样的界限。

在麦塞利(Maithili)人一起服事展示了美好同工关系。我们与其中一位关键领袖共同拓浪潮的事工是一次美好的试验。我们没有开设自己的办公室,也没有配置自己的工作人员,而是以一种更可复制的方式实现了同样的目标。

虽然这些浪潮是由本地人带领的,但我们继续一起同工。最近,我们开始在比哈尔邦东部(Eastern Bihar)培训15名以上的安吉他(Angika)本地领袖有关整体性(综合性)的事工。我们计划明年辅助他们在安吉他的三个不同地方建立整体性的事工中心,并培养更多的本地领袖。我们在麦塞利人中的重要同工伙伴也在将工作扩展到整个安吉他地区。

维克多-约翰是印度北部人,在任职牧师15年后,转而采取整体战略,为要在波杰普尔人中开展倍增浪潮。自1990年代初以来,他在从初期到大规模和不断发展的波杰普尔浪潮中起到了催化作用。

这篇文章取得《波杰普尔的突破》(Bhojpuri Breakthrough)一书摘录许可,来源于(Monument, CO: WIGTake Resources, 2019),第4页,121-124页,137页,142-143页,并且以同样形式发表在《24:14 – 向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中,可从24:14Amazon上查看。

分类
关于运动

未得之民(UUPG)覆盖事工

未得之民(UUPG)覆盖事工

– 作者:里普克·利穆托(Lipok Lemtur

编自“全球教牧同工大会”视频 –

我来自那加兰,是印度东北部的一个小邦。在过去的17年里,我一直在建立教会。今天,我代表着许多认同[马太福音] 24:14 的异象领袖在这里与你们相聚。无论我们的宗派背景或宣教机构如何,我们都聚集在一起,就这个异象达成共识,并且表明:”让我们一起来完成这工。” 

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待收割庄稼就在我国:我们拥有15亿人口,而且每天都在增长。目前为止已经确定的有61.5万个村庄1757个民族群体。在这1757个民族群体中,有1517个被列为未得之民。在印度,未触之民也达到688个。因此,我们所迎接的是扑面而来的重任,我们印度的24:14大家庭通过谨慎祷告、达成共识:我们要完成将福音传给每一个民族群体的任务,到2025年12月31日,将不再有未触之民。所以我们不仅心中怀有紧迫感,也同样肩负重任。

我们可能会陷入到眼前庞大数字的困惑中。然而,我们想要回到简单的工具上:圣经给我们指明了能完成分配给我们任务的简单路径。大使命已经告诉每一个信徒:去向万民传福音,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教导他们遵守耶稣的一切命令。这个大使命是给所有信徒的,所以我们相信这是所有信徒祭司的职分。在彼得前书2:9,彼得写道:”你们是被拣选的种族,是有君尊的祭司”。在这点上,我们的认同不只是停留在书面上,而是体现在我们的实践中。

就像在约翰福音第4章,耶稣在井边遇见撒玛利亚妇人,并向她显明了自己的身份。这位妇人生活在极大的黑暗中:她有五个丈夫,第六个丈夫都不是她的丈夫。但当她接受并相信耶稣基督的那刻,就丢下了她的水罐,回到村子里,告诉其他人: “来看看这个人,他把我过去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我,难道这人就是基督吗?” 整个村子的人都信了。于是,这个刚刚信主的女人,成了神的孩子。她不仅得到了祭司的身份,并且愿意马上使用她的祭司职分。

我们也要动员我们所有的信徒,因此他们可以成为把福音传给每一个民族的力量。我们想要用一个简单的计划来装备他们,给他们一个简单的工具,让他们知道如何进入一个新的村庄。这是出自路加福音第10章的内容,耶稣差派出了70个人,两个两个地出去。这意味着35对人要到去不同的地方:祷告寻求神赐给他们平安之子。我们使用一个简单的工具来装备他们:能够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神的故事。我们给每个信徒提供简单的门徒训练和如何建立教会的培训。

为此,我们看使徒行传2:41-47。第一批信徒作为教会,都做了什么?很简单。他们在哪里聚会?他们在家里聚会。我们在整个新约圣经中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在歌罗西书4:15中,保罗写道:”问候在家中聚会的圣徒”。也给腓利门写道:”问候在你们家里聚会的圣徒。”问候那些在你们家里聚会的圣徒。而在罗马书16章和哥林多前书16章,我们读到信徒在家中聚会。一般的聚会地点是在他们的家里。

所以我们使用简单的路径和简单的工具装备信徒。我们希望他们知道如何建立教会,以及作为一个教会应该怎么做。然后他们从自己中间选出领袖。所以他们有一个简单的五步计划。进入、传福音、门徒训练、成为教会、培养领袖。我们希望动员所有的信徒,把他们差派出去收割庄稼。我们希望每一个信徒都开始自主拥有福音,并且能够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神的故事。我们让他们列出一份关于他们所认识的亲戚和朋友的名单。我们的目标是要触及许多从未听过福音的群体。这些人是我们每天与人来往的场合或工作环境中遇到的。甚至在我们在日常与人来往中,也会遇到许多这样的人。

所以,我们装备每一个信徒,让他们拥有福音的自主权,并列出他们亲朋好友的名单—就像马可福音第五章中的那个恶魔一样。耶稣刚救赎了这个前半生都谁在墓地的人。当村民们让耶稣离开这个地区时,这个全新的信徒(现在衣冠楚楚,头脑清醒)肯求耶稣。”带我一起走吧!” 但耶稣反其道而行之:耶稣没有带他一起走,而是放手让他去,把责任交给了这个全新的信徒。他没有学历,也没有基督教背景。但耶稣他放手让他去到“庄稼地里”,说:”去,把主为你所做的事告诉你的家人。”

所以,如果我们把所有的信徒都动员起来,对他们进行培训,我们就能够完成这项任务。当我们持续让这些民族群体参与进来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会问:”我们如何衡量参与度?” 我们作为印度的24:14大家庭,我们认为要衡量参与度。我们认为当一个民族群体开始一个浪潮的时候,就已经在参与了:一个四代人的教会被建立起来。  这个教会是由民族内的人(一个当地人)所带领的。这个教会也在建立其他教会。这意味着当地能够差派—差派门徒到下一个村庄去建立另一代的教会。当我们看到四代人的教会时,就说明教会现在具备了自我维持的能力;拥有当地的自主权和当地的领导力。这就意味着新信徒自己也在向其他人传福音。这些教会是健康的,能够自我管理,自我支持,能够选出自己的领袖,并差派工人到其他没有听过福音的村庄去。他们能够自我修正和自我喂养,不需要外来者引领浪潮。这样,当一个民族群体开始建立起四代教会的时候,我们就认为他已经在参与其中了。

一个浪潮需要具备自我维持的力量。如果我们过早地退出一个民族禾场,或者仅仅派出一两个工人去祷告,去分享福音,我们就不会说这个民族群体已经参与其中了。我头脑中浮现的一个词是:基督徒管家。我们是不是一个好管家?我们是否过早地离开了某个禾场?如果福音还不能够在禾场自我维持时,我们又过早地离开了这个领域,那么,我们可能会让一些民族群体被丢在后面,陷入危险之中,我们不能想当然地以为因为差派了一两个工人,他们已经得到了福音。反之,我们需要按照四代教会的CPM(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实践为目标和衡量标准,在这里,它是能够自我维持的。我们想要成为这些民族群体的好管家。我们想要在天堂能够与这些民族群体相遇。启示录7:9,描绘了不同语言的民族群体聚集在一起敬拜耶稣基督画面。所以,我们不希望落下任何一个族群。作为24:14的印度大家庭,我们恳请大家为印度教会祷告。求主让我们能够拥有福音的自主权,能够完成这个任务。请记得我们的时间线与紧迫性:2025年12月31日。所以请与我们一同祷告,希望我们能够动员和训练每一个信徒,将福音传给这些未触之民和未得之民。也希望我们能成为好管家;不要太早离开这个领域,让任务无法完成。求神也能为我们提供资源,让我们在各地建立这样的动力。

我们已经看到,当一个浪潮发生时,就会引发其他浪潮。所以作为浪潮的领袖,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工人接受训练,成为教会的倍增者。然后,我们要把他们差派到成熟的庄稼地。所以请和我们一起为这个扑面而来的紧急任务祷告,也为印度教会能在行走在合一中祷告。求主让我们在这样的时刻能够合一,认同24:14的异象,并说:”我们一起来完成这项任务!”

分类
关于运动

历史故事情节 – 跑完最后一圈

历史故事情节 – 跑完最后一圈

– 作者:史蒂夫·史密斯 –

多少次,我们总是从错误的提问开始。”上帝对我生命的旨意是什么?” 这个问题可能是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因为它只是关乎你和你的生命。


正确的问题是 “什么是上帝的旨意?””答案以句号结尾。然后我们再问,“我的生命如何才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此?”

 

为荣耀上帝的名,你需要了解上帝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所做的事—祂的心意。要弄清楚这一点,你需要知道上帝在历史上所做的事情:故事情节始于创世记1章,结束于启示录22章。

 

接下来,你就可以在历史情节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例如,大卫王在自己的世代中单单服事于上帝的心意(徒13:36),正是因为他是一个合上帝心意的人(徒13:22)。他为天父的故事情节贡献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是上帝所找到的合祂心意、服事于祂的心意的人,并且明白亚伯拉罕式的应许(继承土地,成为万国的祝福)是需要信心来完成巨大跨跃。根据撒母耳记下7:1,祂有关继承那地的应许已经实现了,因为没有留下一处需要以色列人去征服了。  


我们天父的心就是历史故事情节。当祂找到心中有祂心意的主角人物时,祂就会加快情节的发展。上帝在呼召新的一代人,让他们不仅参与在故事情节之中,而且要完成剧情,促进故事到达高潮。祂正在呼召一代人,有一天他们会说:”上帝的国度已经没有一处可以扩张了”(正如保罗在罗马书15:23中描写一个大片区时所提到的)。

 

明白故事情节就是明白上帝的旨意。

 

一旦你明白了故事情节,你就可以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不再是作为一个配角,而是作为被创造者大能驱动的一个主角人物


宏大的故事情节始于创世记(创世记第1章),并将在末日(耶稣再来–启示录第22章)终止。这是一场有关接力赛跑的伟大故事。每一代人都会在这场跑赛中跑一圈。最终由最后一代人跑完最后一圈—这一代人将见证经过历史长期的努力,得到从王而来的奖赏。若跑完最后一圈的一代人终将出现,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们呢?

历史目的

这个故事的中心情节贯穿了整本《圣经》,编织在66卷书中的每一卷书中。然而,这段故事情节很容易被人们遗忘或忽略,甚至被许多人藐视。

 

第一要紧的,该知道再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技巧说:“主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 因为从列祖睡了以后,万事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
                                                      (彼得后书3:3-4)

这个现实描述了彼得的这一代,也描述了我们这一代。

那么,历史故事情节是什么呢?

– 创造:在创世记1-2章中,上帝创造人类的目的只有一个:成为祂儿子的新妇(伴侣),与祂一起永远定居在爱的敬拜中。

– 堕落:在创世记第3章,因为罪,人类从上帝的设计中堕落了—与创造主的关系破裂。
– 分散各地:在创世记第11章,语言被打乱, 人类被分散到地极各处,脱离了上帝的救赎。 

– 应许:从创世记12章开始,上帝应许藉着救赎主所付上血的代价,和上帝的子民们(亚伯拉罕的后裔们)努力地分享这个好消息,来呼召子民回到祂身边

– 救赎:在福音里,耶稣为罪付上了代价,为要赎回上帝的子民—就是各民各族的人。

– 大使命:在耶稣生命的最后,祂动员上帝的子民们去完成上帝的使命:这就是那伟大的故事情节,并且,祂应许会有祂的大能来伴随其中。

– 培养门徒:从使徒行传到今天,上帝的子民被祝福去完成一个伟大的使命。“去,往普天下去”,完成这个救赎:使各民各族的人作门徒,全然成为基督的新娘。

– 圆满完成:在圆满完成的时候,耶稣要再来接祂的新娘—就是在她成为完全并且预备好的时候。从创世记第3章到启示录第22章,所有的内容都是关于从万民中召回耶稣的新娘。而在新妇没有完全之前,教会的使命就没有完成。


彼得在他第二封使徒书信的最后一章中提到了这个故事情节。

 

亲爱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们不可忘记,就是在主那里,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
                                  (彼得后书3:8-10,加粗部分是强调) 


上帝是很有耐心的。在故事结束之前,祂是不会差派祂的儿子回来的。上帝并不是迟缓,祂不希望任何一个民族(ethnos)灭亡。他想要创世记11章中所有分散的众多民族都能成为基督新娘的一部分。这些就是耶稣在马太福音24:14中提到的民族,也是祂在大使命中提到的民族(马太福音28:18-20 “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同样,这也是启示录7:9所描述的各民各族。

 

历史故事情节的高潮是一个完整的新娘呈现在圣子面前,并举行一场盛大的婚宴来庆祝。彼得在自己书信的最后一章提到了这个新娘的欢聚,保罗也在自己的书信中提到了。


因此,我们照祂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既盼望这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并且要以我主长久忍耐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们所亲爱的弟兄保罗,照着所赐给他的智慧写了信给你们。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讲论这事。信中有些难明白的,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如强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彼得后书3:14-16,加粗部分是强调)。

 

保罗用同样的话提到了同样的故事情节:

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没有瑕疵的。
                                                                                    (以弗所书5:25-27,加粗部分是强调)

保罗在以弗所书一章提到相同的计划:
祂照着自己在基督里预先安排的美意,使我们知道祂旨意的奥秘,到了所有计划的时机成熟就使天上地上的万有,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
                                                                          (新译本:以弗所书1:9-10,加粗部分是强调)


上帝的计划从创世之初到圆满完成,一直是要把来自各种语言和文化的人重新召聚在一起,永远回到基督的生命中,作祂的新娘。但现在,这个新娘还没有完整形成。她仍然缺少一只胳膊、一只眼睛或一只脚。她的衣服仍然有瑕疵和皱纹。好像新郎站在祭坛前已经时刻预备着将新娘搂在怀里,而新娘却似乎并不急于为婚礼当天做准备。然而,新娘的姿态却不断在发生着变化。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独特之处,它为我们指出了我们在历史接力赛中的那一圈。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全球教会快速倍增,不断向着世界上余剩的八千多个“未得之民”(世界上那些预备代表新娘的部分)传福音。

 

这是踏出去很好的开始,但“触及福音”从来都不是终极目标。世界上仍有超过二十亿人没有机会接触到福音,因此我们必须改变接触他们的方式。我们需要向他们传福音,而不仅仅只是接触他们而已。

 

耶稣告诉我们要为上帝的国度完全降临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祷告(马太福音6:9-10)。当福音抵达到未曾听闻的地方时,上帝的国度就必须能够释放进入。耶稣总是设想他的门徒去带领其他人作门徒,教会去建立可以倍增的教会。这就是在《使徒行传》中发生的事情。耶稣初代门徒的基因是:每个门徒既要做耶稣的跟随者,又要做得人如得鱼的人(马可福音1:17)。

耶稣不会满足于一个残缺不完整的新娘。他要的是一个无数来自各民各族的人成为祂的新妇。而这只有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到国度倍增,才能够实现。这些势头再次变得普遍,而且不断被建立成为上帝的浪潮。在过去的25年里,世界各地“微型教会倍增浪潮”的数量已经从不到10个倍增到1000多个!上帝正在不断加速历史的进程!  

 

然而,数以千计的未得之民和未得之地中间仍然没有可以倍增的教会。我们必须和彼得一起加入上帝的行列,加速故事剧情走向结局。

 

要成为故事的主角而非旁观者。那么,你可以选择专注于向每一个未得之民和未得之地传福音,并通过类似“使徒行传”的倍增门徒、倍增教会和带领人的浪潮来实现。

 

问一问 “上帝的旨意是什么?”以及 “我的生命怎样才能在这个世代中最好地服务于这个心意?” 耶稣应许祂大能的同在是赐给所有为此努力的人(马太福音28:20)。

 

总要有一代人来跑完最后一圈。那为什么不是我们呢?

史蒂夫•史密斯 (Steve Simth,1962-2019),是24:14联盟的推动者,曾经写过许多书 (包括T4T: A Discipleship Re-Revolution)。他在世界各地推动或训练“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将近20年。

本文章来源于“国度的核心步伐:历史故事情节-跑完最后一圈”(Kingdom Kernels: The Storyline of History— Finishing the Last Lap)于2017年11-12月发表在《宣教先锋》杂志,www.missionfrontiers.org,第40-43页;并出版在《24:14—对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的第17-24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分类
关于运动

我的“浪潮思维”之旅

我的“浪潮思维”之旅

 作者:达格·卢卡斯(Doug Lucas)
“团队开拓”总裁 –

记得在1978年,那时,我正在和帮助我们合并的律师一起尝试如何定义团队开拓。这个过程非常的艰难。我们都有各自独立的思维模式和专注的地区,但同心合一,因为背后怀有共同的一个异象:建立教会。 

当我听到另一种不同的宣教策略在发声时,发现了来之不易的清晰度,这大概是在我作为团队开拓的总裁挣扎大约35年(在2013年)之后了。当我回顾我自己的旅程和我们机构的旅程时,我好奇为什么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接受它。为什么如此困难呢?我个人是如何找到这样的转变并以此为导航的?而作为一个机构,我们又是如何寻求应用这些策略的?

首先,浪潮思维对我来说似乎太 “模糊 “了,没有简明的真理来源。而我听到的人们所描述的,又觉得这似乎太简单了。当然,如果我们要做的就是活出《使徒行传》,但为什么花了19个世纪的时间才整理出来呢?我问自己: “如果真的存在数百万人参与的1000个以上的浪潮,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他们? 我们真的能确定那些数字不是夸张的吗?”   我也想知道, “即使来自亚洲和非洲的报告是真实的, 如果这是如此简单, 为什么它似乎在北美和欧洲不起作用呢?”  

除此之外,我推测是,我们一直聚焦在一个核心实体上:一个拥有100人左右的群体聚集在一个租用或购买的建筑体中。我曾接受过的训练定义教会是有职员、有项目、有预算的。而我多年的训练也都是为一种模式而预备: “标准 “的教会模式。由于所有这些预期和定义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这个模式就很难被打破。

那么,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内心深处和我们的机构呢?下面是带来了模式的转变的几个要素。

1)一个倡导者:这是由一个我信任的人所拥护和支持的。在我们的案例中,他是我们的执行副总裁。埃里克是我一生的朋友。我尊重他对失丧之人的异象和热情。当我回顾他是如何 “赢得我 “的时候,就可以确定他做的其它事情也是有益的。

2)耐心引导:倡导者使用我的语言,也懂得如何影响我。 他既没有对我说教,也没有居高临下地告知。他问我们是否允许他在我们的机构中开始尝试着培训选定的禾场工人。我们就欣然接受了他的付出,在做这些培训时,他经常邀请我参与其中。他真的是谨慎又智慧。如果我不认可这种新方法,怎么邀请选定的工人参加培训呢?然而,我还是挣扎着。接下来的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摸索,试图 “理解它”。我一直在问:”它 “到底是什么?

3)持守忍耐。倡导者从未放弃我。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如果我们机构的创始人和CEO赞成变革,那么我们的机构将更有效地过渡到浪潮思维。我不是那种发号施令的领袖。但他预见到了领袖参与董事会的明显益处。他从未放弃过我。我记得一些讨论的细节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你是说这一切发生得相当简单?它只是在不断地倍增?一定还有更多其它的东西?” 而他所做的就是与我同行、温柔地将案例分析和原则展示给我,并且帮助我理解。

4)案例分析:他给我展示许多案例。 他总是寻找许多故事,因此我可以接受一个实例,尤其是来自我们自己禾场的。他知道一旦开始看到我们早期的采用者所取得的成果,我就会主动开始谈论。这就是CEO角色的一部分:讲述机构宣教的最佳故事。这样不仅有助于人们相信机构的有效性,也有助于人们感受到与我们的工人同工是美好的。

但除了这四样事情,我还是需要时间。我必须把整个过程分量、按次消化。相比吃下整头大象,我更专注于某顿饭……有时甚至只吃一口而已。我开始在我自己城市(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的国际人士居住与工作的街区行走祷告。我开始邀请其他人和我一起参加同龄同辈辅导小组。我和另外两个家庭一起开始了 “我的属灵家庭 “每周聚会,使用的是简单易学的三分之二(DBS)式查经学习。(这些简单的想法可以通过www.Zume.training 了解更多。) 当我采取这些简单的步骤时,一些小组蓬勃发展,而另一些小组似乎走下坡路。当我开始亲身体验这个过程,这些突然都在两周内发生了。

随着踏上旅程,我开始把想法归纳在一起,作为原则记下来。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开始实践,尝试着从一开始就实现倍增。对我来说,这些原则逐渐汇集成了一个培训网站,来满足我自己的需要,以及其他相似旅程之人的需要。记下所学到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操练。(这些都可以在 www.MoreDisciples.com 免费获得。)当我为 “更多门徒 “作工时,我们很幸运地参与了www.Zume.training(造就门徒) 在线培训材料的测试和实施。该课程现在已经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和语言族群中,培训了数以万计的人。

作为一个机构,我们开始频繁地开展培训。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许多员工开始以个人和团队的方式实施“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和“门徒倍增浪潮”(CPM/DMM)原则。今天,我们估计,我们80-90%的工人已经接受了DMM策略作为他们的主要方法。而在整个转型过程中,我们可能因此只失去了一个家庭。这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因为改变,我们现在是一个更加有效的组织。即使在疫情期间,神也通过我们的团队成员,和我们正在培训的人作工,为2400人施洗,并发起796个新的小组。现在在我们服事的50个国家中有超过4000个活跃的、超过25000人忠心委身参与的小组。

我们一直在想,为什么在北美没有更多的人实施这些简单而有效的原则。也许是因为我们太习惯于把基督徒的生活定义为周日早上参与礼拜。又或许是我们的生活被运动和休闲活动填满了,以至于我们认为自己没有时间去实践这些简单的、可复制的原则。无论是什么原因,如果我们打算赶上神在世界其他许多地方做事的步伐,我们就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动员成百上千人来祷告、倡导、与实践。

我的浪潮思维旅程是缓缓形成的,但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我很感恩一路上陪伴我帮助我的倡导者。而我最感恩的是神,感恩祂给予我充足的耐心与恩典。我期待着不断在其他的领导人或机构中发生类似的故事。

 For answers to questions such as these, see, for example, “The Story of Movements and the Spread of the Gospel,” “A Still Thriving Middle-aged Movement” and “How Movements Count.”

 

 

分类
关于运动

上帝如何走向海地没有地方

上帝如何走向海地没有地方

–  耶夫他·马瑟琳 –

我是在海地“不留一地”(No Place Left)事工的仆人之一。我们的异象是忠心地遵行耶稣的教导:培养能造就门徒的门徒,拓植能植堂的教会,并动员宣教士到列国去,直到“不留一地”。我们通过进入空白的禾场,与任何愿意聆听的人分享福音,带领那些回应的人作门徒,建立新教会,并从其中培养领袖来重复这一过程。这些正在海地各个不同地方发生着。这些教会在家里、在树下,在各处团契,我们可以看到新的带领人和团队正在从“收割庄稼”中被不断兴起。


这里是一个很好的事例:我们团队的带领人是约书亚·乔治。他在海地东南部的加内埃(Ganthier)地区致力于“不留一地”的事工。最近,他向一个叫做安西-阿-皮雷斯的地区差派了两个他的提摩太,威斯肯利和雷纳尔多。按照路加福音10章的榜样,他们身上不带任何额外的供应,去寻找平安之家。他们到了那地,就立刻挨家挨户地传福音,求主领他们到神所预备的人那里。几个小时后,他们在街上遇到了一个叫卡利克斯的人。他们告诉他只有在耶稣里面才能找到盼望,他就接受了福音,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耶稣。

 

威斯肯利和雷纳尔多问卡利克斯他住在哪里,卡利克斯把他们带回自己的家里。他们进屋以后,就与他的家人分享耶稣,那天他们全都决定跟随耶稣。接下来的四天里,这两位使者和这个家庭在一起,训练他们,把他们带到“收割庄稼之地”,与他们的邻居分享。在这4天里,73人归信耶稣,其中50人领受洗礼,他们在卡利克斯的家里成立了一个新的教会。威斯肯利和雷纳尔多不断的回来,用简单的、符合圣经的、可复制的工具来培训一些新兴的带领人。在短短几个星期内,这个新教会已经倍增为两个教会!感谢耶稣!  


我的人们世世代代都在物质和精神上被受压迫。海地的人们被告知:“只有你的生命洁净了,才能跟随耶稣。”或者:“不要读圣经,因为你不会明白的。”而耶稣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现在我们要听从耶稣的话。海地人在恩典的福音中寻找了自由。当我们遵循耶稣在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中赐给我们的天国策略,忠实地遵行他的所有命令时,收割庄稼的主正在做一件伟大的工作。我们正在真实地经历圣灵引领的浪潮。数千名海地人接受了他们作为基督使者的身份,数千个属耶稣的新团契正在形成。我们不是要建立自己的王国,而是要把神的国度带给人。祂就会亲自来倍增! 

2016年2月,我们开始实施浪潮原则。我们现在正在记录第四代教会的七个分支(或许更多),这代表着已经有超过3000个新教会与20000个洗礼。


耶夫他·马瑟琳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海地人,致力于为“不留一地”事工,盼望看到福音已经无处可传。在22岁的时候,耶夫他放弃了成为医生的光明未来,去追求神为他的生命所制定的计划,成为一名浪潮的推动者。


本文章来源于2018年发表在《宣教先锋》杂志,www.missionfrontiers.org,第21-22页;并发表在《24:14——对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的第133-135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分类
关于运动

澄清一些误解 – 第 2 部分

澄清一些误解 – 第 2 部分

 提姆·马丁 & 史丹·帕克斯 

在第1部分,我们针对8个与常见误区相关的问题进行了讨论,这里是剩余五个。

  1. 圣经中有“微型教会倍增浪潮”( CPM )吗?

“微型教会倍增浪潮”是一个现代术语,用来描述整个教会历史发生的一些事情。

“微型教会倍增浪潮”自基督教纪元的第一世纪以来就已经存在。你只要需要大致读一下微型教会倍增浪潮的历史,就会发现这是基督教从基督到君士坦丁崛起时期的背景故事。路加在使徒行传中写道:“凡住在亚西亚的犹太人和希腊人,都听见了主的道”(徒19:10,新译本)。使徒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称赞:“主的道……已经传遍了各处”(帖前,1:8,新译本),他在生命的最后也宣称:“现在这一带再没有可传的地方”(罗马书15:23a,新译本),因为他渴望“在没有听见过基督的地方传福音”(罗15:20a,新译本)。  

 

  1. CPM的方法是反对传统教会吗?  

神正在使用各式各样的教会来完成祂在世上的心意。我们都是基督肢体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彼此尊荣。与此同时,教会的历史和当前的全球现实都非常清楚地表明:仅凭传统的教会模式不可能完成大使命。一个传统的西式教会所需的资源量是无法让国度的增长超过人口数量增长的。此外,来自西方世界的传福音文化模式对非西方人来说常常是一种糟糕的媒介。世界上大部分的未得之民都是非西方人。“微型教会倍增浪潮”的核心推动力是去触及那些用传统教会模式触及不到或无法接触的人。简单和容易复制的圣经模式是最有可能将福音带给所有人的。神正在使用这样的模式在未得之民中带来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因此,对于任何认真想要得着许许多多未得之民的人,我们强烈建议以推动“微型教会倍增浪潮”为目标的模式。  

 

  1. 这不就增加了异端邪说的可能性吗?

事实上,异端邪说在浪潮中似乎并不如在一些传统教会中那么盛行。这是因为浪潮中门徒造就的本质是互动性非常强的。敌人在信徒群体中播下异端的种子,无论是在浪潮中还是在传统教会中都会存在。所以,问题不在于敌人是否会散播这些难题。问题是,我们是否装备了门徒和教会去防范错误的教导,并在它们出现时加以纠正。即使是新约教会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装备信徒依靠圣经作为他们的权威,并作为基督的肢体一起研究圣经(在使徒行传17:11中有一个事例:比里亚人热切接受主的道,并且一起查考圣经),这些都能有助于防范狡诈又能言善辩的假教师。

异端邪说通常来自有影响力、有活力、有说服力的领导人和/或机构。我们通过回归神的话语,并根据神的话语进行自我纠正,以此来避免和处理异端。培养信徒的浪潮策略是非常基于圣经的。他们将问题带回到神的话语中,好让神的话语成为答案的源头,而非被人的权威左右

门徒训练是以遵行神话语为基础,而非以知识为基础,这样也可以防止异端。门徒不只是获得知识而已。衡量门徒标准的就是他们对知识的遵行。

 

  1. 迅速倍增的浪潮是否会导致的门徒建造上的肤浅景况?

当新信徒的认识是以下情况时,肤浅的门徒建造就产生了:


  • 对他们的主要期望是每周能参加一次或两次教会聚会。

      ·鼓励遵行圣经的话,但却不是必须的。

      ·他们将从教会领袖那里领受有关神最重要的教导。

    可悲的是,这些都是世界各处许多信徒所接受的信息;

而培养真正门徒的最好方法就是训练新信徒来: 


  • 与神的话语(圣经)互动并(与他人一起)探索,圣经是如何说的,以及怎样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中。

  • 相信并遵行神通过祂的话语告诉他们要做的事。

    ·与其他跟随耶稣的人分享自己生活的“真实情况”,彼此祷告,彼此鼓励,并应用新约中有关“彼此”的教导。

  • 与那些还不认识祂的人分享在基督里的真实生活。


这些真正培养门徒的模式就是微型教会倍增浪潮的核心。 

 

  1. 浪潮不是流行一阵的狂热吗?

纵观历史,浪潮一直存在。请注意使徒行传的记载,帕特里克领导的凯尔特浪潮,摩拉维亚浪潮,卫斯理浪潮,以及威尔士复兴等。1994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浪潮。这波浪潮一直贯穿至今,并呈指数增长,已经超过700多个浪潮。

与早期教会一样,这些浪潮也很混乱。它们充满了人性与人性的弱点,并且神的力胜总是过这些这些弱点。如果您还有其他问题或答案,我们很乐意与您对话。你可以通过我们的网站联系我们www.2414now.net.


提姆曾在国际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担任国际勘探和开发副总裁。2006年,他成为德克萨斯州斯普林市WoodsEdge社区教会的第一位布道牧师。2018年,成为“门徒倍增浪潮的牧师”,并且更加专注于此。提姆多年来一直是圣经浪潮的学生与教练,他热切盼望马太福音24:14的实现。

史丹·帕克斯服事于24:14联盟(动员组),Beyond(VP全球策略),和万族万民(核心团队)。自1994年开始,他一直服事于未得之民,并且为全球的“微型教会倍增浪潮”提供各样的培训与训练。


编辑自2019年1月至2月最初发表在《宣教先锋》杂志上的一篇文章,www.missionfrontiers.org,第38-40页;并发表在《24:14——对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的第323-330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分类
关于运动

澄清一些误解 – 第 1 部分

澄清一些误解 – 第 1 部分

–  提姆·马丁 & 史丹·帕克斯 –

  1. 24:14是谁?

我们是由许多志同道合的个体、实践者与机构组成的联盟,同心委身于一个异象:盼望浪潮发生在每一个未得之民与未得之地。我们的初步目标是在2025年12月31日之前,看到国度浪潮有效地触及到每一个未得之民与未得之地。我们所作的是基于以下四个价值观:

  1. 踏上未得之地,正如马太福音24:14所教导的:将天国的福音带到各族各地。
  2. 通过开展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倍增门徒、教会、带领者和浪潮这些途径来完成。
  3. 在2025年底之前,带着战争时期特有的紧迫感,用浪潮策略地去接触各族各地的人。
  4. 与其他人同工合作,实践以上所提到的几点。

 

  1. 为什么使用24:14这个名称?

    马太福音24:14是这一创举的基石。耶稣应许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向万民(各族各民)作见证,然后结局才来到。”(新译本)。我们专注于让福音传遍地上的每一个民族群体。我们渴望成为这样的一代人:能够完成由耶稣所开始,并由在我们之前忠心的工人们接棒、付上生命代价之使命的一代。我们知道,耶稣在等待每一个民族群体都有机会回应福音,成为祂新娘的那一刻,祂要再来。

 

  1. 你是不是把2025年设定为能完成触及所有国家的一年?

并非如此,我们的目标是在2025年12月31日之前让每一个未得之民和未得之地都触及到一个有效的国度浪潮策略。这意味着每个未得之民和未得之地都有一个(本地的或外籍人士的或混合型的)团队就位。我们对大使命何时完成不做任何声明。这是上帝的责任,浪潮的成果掌管在祂手中。 

 

  1. 为什么你觉得推进这项工作如此紧迫?

自耶稣吩咐大使命以来,已经过去了2000年。彼得后书3:12告诉我们“热切等候上帝来临的日子。”诗篇90:12告诉我们要数算自己的年日。一个由24:14个创始人小组在等候主时,求问我们是否应该设定一个期限。我们感受到祂在告诉我们:通过设定一个紧急的期限,可以让我们更明智地使用自己的时间,并为实现异象做出必要的牺牲。

 

  1. 你想让所有的宣教机构都围绕你的战略进行调整吗?

并非如此,我们认识到神已经呼召了许多教会、宣教机构与关系网来从事专门的事工。24:14是由致力于推动浪潮的个体与机构组成的联盟。其中有些是实践过了并且在继续实践的;其余的也正是在为此“结局”而努力的。虽然不同的机构和工人都有各自独特的方法与工具,但我们共同享有许多与“微型教会倍增浪潮”相似的特征。这些策略是根据我们在福音书和使徒行传中看到的门徒和教会的形成模式,并将它们应用到现今的环境中。

  

  1. 有许多关于让人们共同完成大使命的尝试,24:14有什么不同之处?

24:14是建立在这些良好的倡议之上。以前的一些尝试曾经帮助全球教会达到了某些里程碑(例如“让万民归家”adopting people groups)。24:14的目的是通过推动浪潮来完成别人已经开始的事情。这些浪潮可以持续地蔓延、触及到整个民族与地方。24:14联盟与其他的关系网同工:如“万民万族”(Ethne)、“完成任务”、全球微型教会倍增浪潮联盟(GACX)和全球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关系网(GCPN)。 “微型教会倍增浪潮”因为 24:14的领袖们而与众不同。这些领袖们近年在浪潮方面取得了诸多经验,特别是在未得之民中,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些成果就总结为“最佳实践法”。

 

  1. 什么是“微型教会倍增浪潮”?”

微型教会倍增浪潮(CPM)的定义是信徒与领袖的倍增。它的成果显示为本色化教会开始植堂浪潮。这些教会开始通过某个民族或某个人口群体迅速传开。这些新的门徒和教会开始作为基督的新肢体,活出国度的价值观,并开始改变他们的社区。


当教会在众多支流中持续倍增到第四代时,这个过程就成为一个持续性的浪潮。这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真正开始。然而,一旦第一个教会开始了,我们通常会看到一个浪潮会在三到五年内达到四代。除此之外,这些浪潮经常在新的浪潮中被复制。越来越多的CPM开始在其他民族和人口分部区建立新的CPM。

 

  1. 你如何定义教会?

使徒行传2:36-47。

世界上对教会的定义各种各样。然而,大多数的浪潮都会在定义教会的核心要素上达成一致。这些可以在使徒行传第2章对第一间教会的描述中找到。事实上,许多浪潮是带领一群新受洗的门徒学习使徒行传第2章。然后,他们开始祷告,思考怎样才能成为这样的教会。我们鼓励你与自己的教会一起这样的操练。


这些教会继续学习并应用新约中关于“成为教会”的诸多方面。我们鼓励你也可以为教会下一个定义,不多也不少于新约给我们的定义。

 

在第2部分,我们将讨论其它五个与常见误区相关的问题。

 

提姆曾在国际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担任国际勘探和开发副总裁。2006年,他成为德克萨斯州斯普林市WoodsEdge社区教会的第一位布道牧师。2018年,成为“门徒倍增浪潮的牧师”,并且更加专注于此。提姆多年来一直是圣经浪潮的学生与教练,他热切盼望马太福音24:14的实现。

史丹·帕克斯服事于24:14联盟(动员组),Beyond(VP全球策略),和万族万民(核心团队)。自1994年开始,他一直服事于未得之民,并且为全球的“微型教会倍增浪潮”提供各样的培训与训练。

编辑自2019年1月至2月最初发表在《宣教先锋》杂志上的一篇文章,www.missionfrontiers.org,第38-40页;并发表在《24:14——对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的第323-326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分类
关于运动

关键术语的定义

关键术语的定义

– 斯坦·帕克斯 –

成果与过程:当今的“天国运动” 开始在20世纪90年代浮现的时候,“植堂运动”(CPMs)这个概念是用来描述其肉眼可见成果的。耶稣应许会建立祂的教会,这些“植堂运动”表明了祂非同凡响的做工方式。为了这个成果,祂也委任给门徒们一个特别的角色:去使万族万民作主的门徒。我们的工作就是去实施耶稣建立自己教会时所使用的建造门徒的过程和步骤。如果这些步骤能够很好地被实践出来,成果就呈现为“植堂运动”。

24:14并不是要专注在某一套的策略上。我们承认不同的个体可能钟爱不同的方式。我们想要继续学习、使用不同的方法——只要他们采用的是证实过的、能建造出多结果子的门徒、带领者和教会的圣经策略。 

随着“植堂运动”的出现,去建造多结果子的门徒的最好的实践策略被总结出来和传递下去。植堂运动所使用的几套建造门徒的“方法论”与过程中, 神彰显了祂自己的创意。这些“方法论”包括:建造门徒运动(Disciple Making Movements, DMM)、四片田地(Four Fields)、训练训练者(Training for Trainers, T4T)等,还包括很多本地发展出来的行之有效的方法。进一步研究这些方法我们会发现:1)这些植堂运动原则或策略大致相同;2)这些方法都通过建造门徒和教会来结果子;3)都与其它策略或方法相互影响、相得益彰。

关键术语定义:

CPM (Church Planting Movement) 植堂运动(成果):是一种倍增现象——门徒倍增门徒,带领者培养带领者,最终建立本地本族教会(一般是家庭教会)去拓植更多教会。这些新生的门徒和教会在自己所隶属的本族群内部开始迅速传开,满足人们外在的需要和属灵的需求。他们开始积极地影响自己的群体,作为基督的新肢体,活出天国的价值观。当这样的现象保持继续,倍增至多直流第四代教会出现时,植堂的果效就超越了临界值,成为一种可持续性的运动。

DMM (Disciple Making Movement) – 建造门徒运动(植堂运动的过程之一):聚焦于门徒连结失丧的人,寻找能够聚集自己家庭或影响圈的平安之子,开始一个“探索式小组”。这样的小组是通过引导与启发、归纳式的查经一起学习,按照整本圣经的大脉络:从神的创世学到基督。通常学到有关基督的部分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寻求的人会被鼓励去遵行他们所学到的,并且去将这些圣经故事跟其他人分享。甚至有人可能会跟自己的家人或朋友开始新的“探索小组”。最后,在这第一阶段的圣经学习之后,新的信徒可以受洗。然后,他们可以开始为期几个月的“启发式查经学习”(Discovery Bible Study, DBS) 植堂阶段,随之,由他们形成一个教会。在此过程中,建造“探索小组”的成员成为委身基督的门徒,带领新教会和培育新门徒去重复再生这个过程方法。

四片田地(植堂运动的过程之一:天国成长的四片田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直观的框架,让我们看到神的国成长是因为耶稣和他门徒做了五件事:进入、传福音、建造门徒、形成教会、培养领袖。这点我们可以通过马可福音中比喻所提到的模式查考:农夫下到田地;撒种;看着种子成长(尽管自己不知道缘由);时候到了,就割下禾捆收获(马可福音4:26-29)。农夫工作时,心里记得“神会亲自使种子生长”的提醒(林前3:6-9)。正如耶稣和他的门徒一样,每个部分我们都需要有计划地进行,但心里知道神的灵会亲自使它成长。这四片田地的训练通常是循序渐进的,但在实际操练中,5个部分却是同时发生的。

T4T (Training for Trainers) –  训练训练者(植堂运动的过程之一):这个过程是去动员和训练信徒去向失丧之人传福音,(尤其是在他们的家族或影响圈),去建造新的信徒,开始新的小组或教会,培育带领人,训练那些可以和他们一样去影响自己家族的新信徒。作门徒的定义就是遵行神的话并将神所吩咐的教导他人(所以是训练者)遵行。这个目标就是去帮助每一代的信徒去训练训练者,就是那些能够去训练他人的人。这个过程是装备训练者使用三步走的原则来建造门徒。1)回望:评估和庆祝对神的顺服;2)仰望:领受从神而来的话语;3)展望:通过祷告设立目标并操练如何将这些传授给他人。(这样的三步走方法也被用在其它方法当中。)

定义:

1st Generation ChurchesThe first churches started in the focus group/community.
2nd Generation ChurchesChurches started by the 1st generation churches. (Note that this is not biological or age-related generations.)
3rd Generation ChurchesChurches started by 2nd generation churches.
Bi-VocationalSomeone who is in ministry while maintaining a full time job.
Church CircleA diagram for a church using basic symbols or letters from Acts 2:36-47 to define which elements of the church are being done and which need to be incorporated.
Discovery Bible Study (DBS) is the Process & Discovery Group (DG) is the PeopleA simple, transferable group learning process of inductive Bible study which leads to loving obedience and spiritual reproduction. God is the teacher and the Bible is the sole authority. A DBS can be done by pre-believers (to move them toward saving faith) or by believers (to mature their faith). A DG for pre-believers begins with finding a Person of Peace (Luke 10:6), who gathers his/her extended relational network. A DG is facilitated (not taught) by using some adaptation of seven questions:
1 - What are you thankful for?
2 - What are you struggling with / stressed by? After reading the new story:
3 - What does this teach us about God?
4 - What does this teach us about ourselves / people?
5 - What is God telling you to apply / obey?
6 - Is there some way we could apply this as a group?
7 - Who are you going to tell?
End VisionA short statement that is inspirational, clear, memorable, and concise, describing a clear long-term desired change resulting from the work of an organization or team.
Five-Fold GiftingFrom Ephesians 4:11 – Apostle, Prophet, Evangelist, Shepherd (Pastor), Teacher. APEs tend to be more pioneering, focusing on expanding the kingdom among new believers. STs tend to be more focused on depth and health of the disciples and churches, focusing on the same people over longer periods of time.
Generational MappingMultiple Church Circles linked generationally into streams to help determine the health of each church and the depth of generational growth in each stream.
Great Commission ChristianA Christian committed to seeing the Great Commission fulfilled.
Great Commission WorkerA person committed to investing their best time and effort in fulfilling the Great Commission.
Hub (CPM Training Hub):A physical location or network of workers in an area that trains and coaches Great Commission workers in practically implementing CPM practices and principles. The hub may also involve other aspects of missionary training.
CPM Training Phases (for Cross-Cultural
Catalyzing)
Phase 1 Equipping – A process (often at a CPM Hub) in the home culture of a team (or individual). Here they learn to live out CPM practices among at least one population group (majority or minority) in their context.

Phase 2 Equipping – A cross-cultural process among a UPG where a fruitful CPM team can mentor new workers for a year or more. There the new workers can see CPM principles in action among a group similar to the UPG on their hearts. They can also be mentored through general orientation (culture, government, national church, use of money, etc.), language learning, and establishing healthy habits in cross-cultural life and work.

Phase 3 Coaching – After Phase 2, an individual/team is coached while they seek to launch a CPM/DMM among an unserved population segment.

Phase 4 Multiplying – Once a CPM emerges in a population segment, rather than the outside catalyst(s) exiting, they help expand the movement to other unreached groups both near and far. At this stage, movements are multiplying movements.
IOI (Iron on Iron)An accountability session: meeting with leaders, reporting on what is happening, discussing obstacles, and solving problems together.
Legacy ChurchesA traditional church that meets in a building.
Majority WorldThe non-Western continents of the world, where mos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lives: Asia, Africa and South America.
MAWL
Movement Catalyst
Model, Assist, Watch, Launch. A model for leadership development.
Movement CatalystA person being used by God (or at least aiming) to catalyze a CPM/DMM.
OikosThe Greek word best translated “household.” Because households in the NT context were normally much larger than just a nuclear family, the term can well be applied as “extended family” or “circle of influence.” Scripture shows that most people come to faith in groups (oikos). When these groups respond and are discipled together, they become a church (as we see, for example, in Acts 16:15; 1 Cor. 16:19 and Col. 4:15). This biblical approach also makes sense numerically and sociologically.
Oikos MappingDiagram of a plan to reach family, friends, coworkers, neighbors with the Good News.
Oral LearnerSomeone who learns through stories and orality, may have little to no literacy skills.
Person of Peace (POP)/House of Peace (HOP)Luke 10 describes a person of peace. This is a person who receives the messenger and the message and opens their family/group/community to the message.
Regional 24:14 Facilitation TeamsTeams of CPM-oriented leaders serving in specific regions of the world, committed to implementing the 24:14 vision in their region. These regions roughly follow the United Nations geoscheme. However, as 24:14 is a grassroots effort, regional teams are forming organically and do not perfectly mirror the United Nations geoscheme.
StreamA multi-generational, connected chain of church plants.
SustainabilityThe capacity to endure. Sustainable methodologies allow a church or community to continue an activity for years to come without further outside assistance.
Unengaged UPG (UUPG)A subset of global UPGs; a UPG not yet engaged by a church planting team.
Unreached People Group (UPG)A sizable distinct group that does not have a local, indigenous church that can bring the gospel to the whole group without the aid of cross-cultural missionaries. This group may be variously defined,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ethno-linguistic or socio-linguistic commonality.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Nations_geoscheme

这些定义最早出版在《24:14 -向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中的附录A(第313-322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分类
关于运动

浪潮中的思想转变 – 第一部分

浪潮中的思想转变 – 第一部分

– 伊丽莎白·劳伦斯& 斯坦·帕克斯 –

现今,神藉着植堂运动浪潮在整个世界正在做着伟大奇妙的事情。这里说的植堂运动浪潮并不意味传统的植堂方式有了更好的果效。植堂运动浪潮所体现的是神藉着非凡的事工方法所结出的果实,这也是植堂运动的DNA。而植堂运动的出发点和运作模式在许多方面都与我们认知中的“常见的”教会和事工有所不同。

我们想要列举神所改变的许多参与植堂运动的人的范式。但在看这些改变之前,我们想要澄清:我们相信植堂运动(CPM)并不是唯一的事工方法,或者说没有参与CPM的人也并非是在使用错误的方法。我们尊荣所有先驱们;我们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的。我们也同样尊荣所有忠实又舍己服事于其它类型事工的基督肢体。

 在此,我们想主要阐释西方人寻求帮助催化推动一个植堂运动时所使用范式的主要差异。 我们需要认识到,转变必须首先在我们个人身上发生,才能去为运动浪潮创造新的环境。思想上的转变能够让我们更有创意地看到事情的不同方面。这些视角的转变,将会产生不同的行为和结果。这里我们列举几种神是如何在植堂运动中通过祂所做奇妙的工来呼召我们在思想方面有所调整的。

从:“这是可能的;我可以看到完成我的异象的方法/途径。”
到:神国度的大异象,若离开祂的干预是无法成就的。要等候神的引领和大能。

现今之所以出现了许多的植堂运动浪潮,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人们领受了神国度的大异象—要专注于得着全地所有族群。当一个工人面临一个由几百万人口组成的未得之民时,很明显若是单靠着自己什么也成不了。“离了我你们什么都不能做”的真理是对着人所有能付出的努力而说的。然而,如果我们的目标更小更容易操作,我们可能不需要神的干预,而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就能够结果子。 

从:目标是造就一个个的门徒

到:目标是使一个个族群成为门徒

在大使命中,耶稣告诉祂的门徒“去使万族万民做我的门徒”。问题是:“你如何使一整个族群成为门徒?”唯一的方法就是倍增。让门徒去建造门徒,教会倍增教会,带领人培育带领人。

从:“在这里不太可能!”

到:盼望收割已熟的庄稼。

在过去的25年,人们经常说:“运动可能在其它国家开始,但在这里不太可能!”今天当人们再提到印度北部的许多浪潮时,已然忘记这个地区曾经有200多年被称为“现代宣教的墓地”。有人说:“运动不可能在中东发生,因为这是伊斯兰的心脏!”但是许多浪潮现在开始在中东,甚至穆斯林全地开始兴旺起来。也有人说:“这不可能在欧洲、美国和其它有传统教会的地方发生!”但是我们目睹了许多浪潮同样在这些地方开始了。神的爱胜过我们的疑虑。

 从:“我可以做什么?”

到:“要看到神的国在这个群体(城市、国家、语言群体、部族等)落地生根,有什么是需要做的?”

 
一个训练团队曾探讨使徒行传19:10 ——怎么可能让住在亚细亚的大概1500万人在两年之中都听到了主的道。有人说:“这对保罗和最初在以弗所的12个信徒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照此推理,他们就必须每天与2万人分享!”关键点就在这里——实际情况是他们根本不可能完成。那么,应该就是他们天天在推喇奴的学堂教导时,倍增了许多能够去整个区域倍增他人去倍增的门徒。 

从:“我的小组能做什么?”
到:“还有哪些人能够为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的大任务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点与上面所提到的思想转变点类似。我们不再是专注于自己所在教会、机构、教派的人力和资源上,而是意识到我们需要以全球化的眼光看到基督的整个肢体,包括各种参与大使命的机构和教会。我们也需要让各种各样恩赐、职业的人参与进来贡献自己的努力,满足在:祷告、动员、经济、商业、翻译、释放、发展、艺术等方面的需要。

从:我祷告。

到:我热切地祷告并且鼓励动员他人一同祷告。


我们想要在各方面多结果子。很显然,个人的祷告是极为重要的,但当要触及所有社区、城市、民族的重任扑面而来时,我们需要鼓励动员许多人来为此祷告守望。

 
从:我的事工好坏由我所结的果子来衡量。

到:我们是否在忠心地为倍增浪潮(可能在我自己的事工时期能看出结果,但也可能到不到)做铺垫?

使其成长是神的责任(林前3:6-7)。 有时,我们努力催化第一代教会倍增需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禾场工人应知道:“只有神可以生产果子。在期盼神工作的时候,你的工作是持守忠心与顺服。”我们尽自己最大努力,效法在新约中看到的建造门徒模式,我们信靠圣灵会亲自带来成长。

从:外来宣教士是一个“保罗”,去到前线为那些未得之民传讲福音。

到:一个外来人作为“巴拿巴”,去发现、鼓励、和装备更多相邻文化中的“保罗”,这样实际上更有效。 

 
当人们以宣教士的身份被差派出去的时候,经常看自己为前线的工人,也鼓励自己追随使徒保罗的榜样。我们现在意识到可以通过寻找当地文化内部或相邻文化中的同伴来成为当地社区/族群的“保罗们”来最大发挥从很远地方过来的外来人所带来的影响。

 
首先要注意的是:巴拿巴也是“做这工”的一个领袖(使徒行传11:22-26; 13:1-7)。因此,运动的催化者需要首先在自己的文化中获得建造门徒的经验,然后再去跨文化,在目标文化中寻找他们能够鼓励和装备的“保罗们”。

第二,即使是这些“保罗”们,也需要调整他们的范式。一个印度植堂运动的外部催化者们,为了更好了解自己的角色,研究了圣经中巴拿巴的一生。然后,他们又与植堂运动浪潮产生的第一批的“保罗”们一起学习了这些经文。这些“保罗”们发现了与当地的文化模式截然相反的情况——(当地文化中,第一批的领袖总是卓尔不凡、不可逾越的)这些带领者们反而更想要成为巴拿巴,去装备所建造的门徒去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从:希望一个或几个新信徒开始第一代的浪潮。
到:去问:“本国中的多年信徒中,哪些可以成为一个植堂运动的催化者呢?”

这与我们的一个普遍的想法有关,就是我们作为一个文化上有距离的外来者,如何可以找到并赢得一个(或几个)失丧之人成为运动的催化者。这种机率可能偶然发生,但绝大多数的运动都是由文化内部的人或者相邻文化中的忠心的信徒所发起的。他们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后,刷新了对CPM原则的理解,为神国度的开拓工作打开了许多新的可能性。

在第二部分,我们会分享更多例子来看神是如何在植堂运动中通过祂所做奇妙的工来呼召我们在思想方面有所调整的。

 

 

伊丽莎白·劳伦斯拥有25年的跨文化事工经验,包括:培训、差派、训练CPM的团队去到未得之民,住在未得之民的难民中间,引领BAM商业宣教在穆斯林的环境中生存。她对倍增门徒充满了热情。

改编自2019年5-6月份发表在《宣教先锋》上的一篇文章, www.missionfrontiers.org.

分类
关于运动

运动浪潮中的思想转变 – 第二部分

运动浪潮中的思想转变 – 第二部分

– 伊丽莎白·劳伦斯& 斯坦·帕克斯 –

在第一部分,我们分享了神是如何在植堂运动中通过祂所做奇妙的工来呼召我们在思想方面有所调整的。这里我们会继续来看神让我们有哪些转变。

从:我们在自己的事工中寻找同工。
到:我们在寻找能够一起服事神的弟兄姊妹。

宣教士们有时被教导要去寻找“当地同工”。我们先不去怀疑任何人的动机,但这样的措辞让当地的一些信徒觉得非常可疑。其中可能会产生一些误解(常常是潜意识层)包括:

  • 与外人成为“同工”意味着去作他们想完成的事情。
  • 在同工关系中,拥有财政大权的人掌握着关系。
  • 这是一种“工作”交易类型,没有真诚的个人交情/关系。
  • “当地”这个词有种被居高临下的感觉。

在失丧的人中开展运动浪潮既危险又困难,本地的催化者在寻找一个可以深入连结、彼此相爱的家庭。比起寻找能够“一起同工的人”, 他们更想与那些想法设法为自己的弟兄姊妹彼此担待,互相舍己、参与到浪潮中的“家人”建立连结。

从:专注赢得个人。

到:专注赢得群体—把福音带进现有的家庭、小组和社区中。

 
使徒行传所记载的信主得救的场合,90%都是发生在或大或小的群体中。只有10%是个人自己经历救恩。同样,我们也看到耶稣专注于差派祂的门徒去寻找家庭,耶稣自己也是去到不同的家庭中。比如,撒该和他全家的人都经历到了救恩(路加19:9-10),撒玛利亚的妇人信主时,把福音带去了整个城镇(约翰4:39-42)。

得着群体有许多得着个体没有的优势。比如:

  • 不再只是用“基督徒文化”影响和改变单个新信徒,而是通过所在群体对当地文化开始展开救赎工作。 
  • 迫害不再是孤立、只针对个人的,而是跨越整个群体普遍的现象。大家可以在迫害时彼此支持。
  • 家庭或社区一起分享喜乐,共同去发现基督。
  • 非信徒可以亲眼目睹“像我这样的一群人跟随耶稣会是什么样的。”

从:延续我自己教会或小组的信条、传统实践、或文化。
到:帮助信徒在自己所属文化去自己发现在那些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圣经是如何说的;让他们自己去聆听神的灵,让圣灵亲自引导他们如何在自己的文化环境中应用圣经真理。

 
我们太容易把自己的偏好和传统来搅进圣经的要求。在跨文化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切记避免把自己的文化包袱带给新的信徒。相反,我们选择信靠耶稣,因为祂说过:“众人都必受神的教导”(约翰6:45,新译本),圣灵会引导信徒“进入一切真理”(约翰16:13),我们把整个过程托付给神。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再引导或者训练新的信徒,我们的角色是去帮助他们将圣经(而非我们)当作自己的权威。

从:星巴克式的门训:“我们每周见一次面。”
到:生活方式的门训:我的生活是与这些人是交织在一起的。

 一个运动浪潮的推动者说:“我的教练告诉我,只要我有需要可以随时找他约谈。结果,我竟然每天给在另一个城市的他打电话三四次。”我们需要这样的委身,去辅助那些有热情、发自内心渴望去得着失丧者的人。

从:讲课—传授知识。

到:门训—去跟随耶稣遵行祂的话语。

耶稣说:“如果你们爱我就会遵行我的命令”(约翰15:14,NVC),“如果你们遵行我的命令,就住在我的爱里”(约翰15:10,作者自译)。我们的教会常常强调知识教导胜过遵行命令。拥有最多学识的人往往就被认为是最胜任的领袖。

而植堂运动强调:教导人们去遵行耶稣的诫命(马太28:20)。知识固然重要,但是首要的根基必须是先去爱和遵行神的话语。

从:属灵的与世俗的二分法;传福音与祝福社会二分法。
到:言行一致。无论做什么工作,用福音的果子和行为去满足他人的需要。

这种属灵的与世俗的划分并不符合圣经的世界观。参与植堂运动的人根本不去辩论是要满足外在需要还是分享福音。因为我们爱耶稣,我们当然应该去满足人的需要(就像祂一样),与此同时,我们也口头分享真理(就像祂一样)。在这些运动浪潮中,我们看到,自然地去满足一些外在需要,会让人们对神的话语敞开,或者去询问直接指向真理的问题。

从:属灵活动需要特别的建筑来实现。
到:微型信徒聚会可以在各种地方发生。

教堂建筑和受薪教会带领者阻碍了运动浪潮的成长。福音迅速的传开是通过非专业人士的努力。如果我们通过教堂建筑和受薪教会员工来触及失丧人群的话,光是触及美国的失丧群体就已经异常昂贵了,就更不用提在世界各地还分散着多少缺乏财力资源而未听闻福音的人口比率却非常高的地方!

从:没有接受过训练就不能去传福音。

到:分享你所经历和知道的。分享耶稣是既正常又自然而然的事情。

有多少新信徒信主之后被要求坐着先听几年的道?从信主到具备某方面的领袖资格需要好多年时间。我们观察发现最能带领家庭或社群中的人信主的,都是来自本社群内部的人。而且最好的时机就是在他们刚刚信主的时候,在他们还没有开始将自己与群体区分开的时候。每个人都去倍增,到处都有事工。 一个新的没有经验的本地人往往比外来的训练有素属灵成熟的人更有果效。

从:尽可能多地得人。

到:专注几个(或者一个)去赢得众多。

在路加福音10章,耶稣说去找能够接待你们的一户人家。如果那里有平安之子,他们就会接待你们。那时就住下来,不要从这家搬到那家。在新约中这种模式的应用很普遍。无论是哥尼流、撒该、吕底亚或狱卒腓立比,他们都是一个人成了自己家庭和更广群体的重要催化剂。在严酷的环境下,运动浪潮中的大家庭,其实是关注在部族的领袖身上,或关系网的带领人身上,而非单个家庭的一家之主。

去使万民作主门徒,我们不只需要更多更好的想法,我们不只需要更多实际有效的操练。我们还需要转换范式。这里所讲到的这些思想上的转变反映出这种范式转换的很多方面。我们若尝试某种程度上使用其中的一些原则,我们可能会结出更多的果子。但是只有当我们去实践整个过程—将传统教会的基因转换为植堂运动的基因,我们才能希望神使用我们去促进迅速生产代代相传的、超越我们自己所有的资源的运动浪潮。

 

 

伊丽莎白·劳伦斯拥有25年的跨文化事工经验,包括:培训、差派、训练CPM的团队去到未得之民,住在未得之民的难民中间,引领BAM商业宣教在穆斯林的环境中生存。她对倍增门徒充满了热情。

改编自2019年5-6月份发表在《宣教先锋》上的一篇文章, www.missionfrontiers.org.出版于24:14 -向万民作见证》(24:14 – A Testimony to All Peoples)一书中的第55-64页。现在可以在24:14Amazon亚马逊上查阅。

分类
关于运动

外来者在倍增运动中的角色

外来者在倍增运动中的角色

2019年,30多个运动浪潮的实践者们聚集在一起探索宣教训练的新模式。这次聚集既有非西化的建造门徒运动带领者,也有西方的宣教工作者。在一次讨论期间,运动带领者们分享了他们关于外来者在他们的地区如何促进新工作的见解。他们阐述了外来者进入未得之地时应该有怎样的姿态。

他们的见解可以总结为以下10点建议。这些是任何盼望去禾场或想要差派工人去禾场的人都应该认真聆听的:

1.成为榜样。外来者需要“街市信任度”。建造门徒和建立教会都会伴着许多的试炼和磨难。这些为外来者创造了一个当地人可以注意到和感受到的深入的机会。他们欣赏外来者走这条路的耐心和谦卑。成为榜样不止是包括学习神学理论或工具,而是一种生活方式——祷告、辛勤工作、忍耐、释放责任、又信靠神的生活方式。

2.看重关系。当一个外来者对运动浪潮的开展方法的热情高过于对人的爱的时候,当地人是能感受到的。关系应该优先于事工策略。事务型的人在过分渴望做成事情时,往往会惹恼一个关系型文化中的人。运动浪潮带领者们在会议中,对外来西方人看重“界限”的程度表示非常惊讶,因为他们总与当地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没有站在当地人的角度也没有考虑到当地人的需要。此外,当地的信徒也并没有对外来者的好工具和方法感到折服。他们需要首先去了解、去爱、去尊重和他们一起同工的人。可能努力成为家人那样一起工作感觉会需要花很多时间预备,但这却为多结果子铺设了最好的路。

3. 要谦卑。整个世界都在一个等级体系的框架下运作着。与之相反,耶稣告诉我们“你们不可这样”(马可10:43)。不要带着老板的姿态,而是视本地的带领人为朋友。授权他们,把管理权给他们(这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都很困难!)。心里要清楚,控制往往会扼杀运动浪潮,学习建立“圆桌式的,而非有棱角的”关系。通过认真聆听他人来表示对他人的尊重、爱与关怀。有经验的牧者会感到你对他们的尊荣,当你愿意花时间去理解他们的世界并与他们同工并藉着他们一起同工时(而不是你为他们工作或者他们为你工作)。

4.学习当地文化。当地信徒常常疑惑为什么带着福音消息来到新禾场的外来者文化意识竟如此淡漠。我们需要认清,当自己以外来者的身份到一个地方时,我们身上所携带的自然是自己家乡文化的气息。这会影响我们如何与人沟通,如何指正他人,如何与人联合,也形成我们生活中特有的偏见和我们做事情的方式。甚至我们所带来的工具都夹杂着文化包袱。我们要坚持委身于学习语言,并在当地的文化中加以使用,与当地人一起发现如何让天国之光把我们塑造得越来越像耶稣。

5. 要有耐心。运动浪潮的带领者们会讲起外来者如何常常携带自己的工具和方法到禾场上说:“我知道这个行得通,因为在其它地方已经验证过了。”一个耐心经营关系的方法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积累,就是在圣灵的指引下,外来者和当地人互相学习,让他们之间的信任可以增长和坚固。外来者的耐心会体现出谦卑,以及认可此文化内部的人有许多可以贡献的部分,并且能够在有效的工具背后协助调试应用原则。

6.成为祷告的带领者。外来者要在祷告方面成为领袖,即使可能发现当地人比自己更会祷告。然而,外来者必须有能力有策略地去催化外在的祷告网,帮助所属地区内部人有一个与外来者建立关系的资源通道,这些可能只能通过一个外来者来帮忙实现。

7.成为当地人的异象传递者和促进者。运动浪潮的带领者们讲述了外来者向他们传递成为“在禾场辛勤工作的人”的异象,并且与他们一起去展望所能随之发生的事情。外来者可以创造一个广泛的关系基础,并且促进各种关系网合一。运动浪潮的带领者们也分享了外来者们如何把他们与新的、去得着那些未得之民的异象连结起来,并与24:14的异象在自己的区域联系起来。帮助本地人联系到合适的外部关系网,也可以传递异象并且促进新的工人的产生。

8. 成为导师或教练。外部人可以成为生命影响生命式的重要角色。但是,运动浪潮的带领者们警告大家说那种商业交易型的训练策略会在关系型的文化中四处碰壁。当地带领人渴望从他们中间的外来同工者身上看到的是他们愿意带着询问的态度和对文化方面的尊重,一起花时间探索问题。

9.依靠神的话语。外来者认识神有相当长的历史,因此可以帮助提供神学框架,和藉着祂的话语来信靠神的引领。委身坚持一起从神和祂的话语寻求方向,并遵行祂所说的,无论怎样,活出来在神里面丰富的生命。

10. 成为联络者。外面世界的人更加信任从外来者而来的资源。已经与当地带领者建立、发展出很好的关系的外部的推动者可以作为桥梁,去连结圣经、工具,或者辅助可以开拓新的工作的训练。外部的推动者可以帮助收集数据作报告,以此来帮助本地的运动与其它的运动和关系网建立连结。

作为盼望运动浪潮在未得之地开始的外部推动者,我们可以从许多前辈身上学习到对推动者来说哪些是最有效的,神予以尊荣的姿态。希望差派机构可以差派出去谦卑良善,荣神益人的工人,神可以使用他们来让祂的国度在每个语言族群,每个部族,每个国家扩展。

 

 

 

摘自2020年9/10月刊登在《宣教先锋》杂志上,克里斯 麦克布莱德的一篇文章。www.missionfrontiers.org.